社评:恐袭让世人无奈,但冲击力在递减

2017-08-18 18:00:00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西班牙巴塞罗那最知名的兰布拉大道星期四成了恐怖分子的杀戮场。一辆白色厢式货车在那条路上蛇形冲撞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至少造成13人死亡,伤者超过百人。“伊斯兰国”宣称对这起恐袭负责,但人们在第一时间无法确认这是不是IS在冒领。

  从星期四到星期五,巴塞罗那附近还发生其他袭击事件,数名袭击者被击毙,人们一时也搞不清楚这几起袭击事件与巴塞罗那恐袭是否存在联系。

  现代西班牙大体算是与世无争的国家,它不大不小,跟着北约和欧盟跑,属于西方国家中随大流的。这个国家的旅游业世界一流,按说是个让世人放松的地方。但是它2004年被一群追随“基地”组织的恐怖分子狠狠整了一回,一系列通勤火车爆炸导致192人死亡,上千人受伤。10多年后,当卡车成为欧洲恐袭最惯常的工具时,西班牙又被盯上了。

  恐怖主义似乎成了不治之症,一个重要的表现是西方社会对它一筹莫展。在西方社会,恐袭堪称是二战之后的最严重挑战,西方是技术先进社会,情报联网度也很高,用于支持安全的资源充裕,但就是拿恐怖主义没什么好办法。

  西方现在显得有点乱,恐怖主义很大程度上参与制造了这种感受。恐怖主义造成的死亡人数远不及自然灾害、疾病等,但它们带来的震动是空前的,沉重打击了人们的信心,极具破坏力。

  恐怖主义的泛滥迫使各国大量增加安全投入,到处都是安检,警察和安保人员在街头的出现率大大增加,这一切已经影响了现代都市的风貌。一些国家的移民政策也开始调整,恐怖主义已经在破坏全球化的方向上打下了烙印。

  然而必须看到,恐怖主义的影响力已经走到巅峰,人类社会对它的心理抗体正在形成。人们在对恐怖主义有些无奈的同时,已经确信我们不得不时常听到这样的消息。这样的被迫习惯实际上是一种心理堤坝,可以帮助对已经扩散了的恐怖主义形成止损。

  恐怖主义不就是想吓唬世人吗?我们的确害怕它们,但生活总是要继续。可以预期,巴塞罗那兰布拉大道过不了多久就会在增加警备的情况下恢复繁荣,就像伦敦、尼斯、柏林等发生了恐怖袭击但不久又恢复常态的地方一样。换句话说,人类已经经历了面对恐怖主义最惊慌失措的那段时间。

  各国的反恐投入会继续增加,但是大国估计也都会缓过神来,同时将注意力投向其他重要事务。反恐不仅把主要大国聚拢起来,而且压倒它们所有其他关切的局面大概不会出现。

  恐怖主义在中国所造成的危害大体处在世界中等水平,中国的反恐力度则算得上相对比较大的。西方现在是几十年以来最动荡的时候,很多发达国家的内部矛盾纷纷浮出水面。中国体制长于维护社会秩序,抑制破坏性因素的扩散,它过去被认识不足的一些长处有可能在更广的范围内被重新认识和发现。

  任何社会都需保持必要的控制能力和动员能力,大型社会既有更多麻烦,也有更多力量。适当朝着调动力量的方向倾斜,有利于大社会把大变成优势而非负担。中国体制不能不说有着实事求是的一面。

  欧洲等地不断传出的恐袭消息应当引起足够的反思,反思的质量体现的是每个民族的智慧程度。恐怖分子十恶不赦,人类必须沉重打击他们。同时杀鸡不必总用牛刀,我们不能被它扰乱了该有的其他关注。

责编:冷春洋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