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西方一些人认识中国的坐标该调整了

2017-10-21 01:03:00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分享

  中国正在开启一个新时代,中共十九大为这个时代布局,吹响了号角。西方社会对中国正在发生的一切很有兴趣,美欧很多主流媒体为满足公众的需求做了大量报道。这个过程中,有一些西方媒体人并没有执着于新闻专业精神,他们的报道流于意识形态概念化的表层,并没有深入到中国新时代变化的深层中去。

  纵观这些年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报道,它们总体上承认中国发展变化的基本事实,但一些人对这种发展变化性质的认识一直不得要领,表现出严重的西方中心主义。他们对中国道路前途的看法也是先验、绝对的,缺少起码的开放态度。他们不希望中国成功的主观愿望会渗透进他们认识中国的过程,参与促成“中国不会成功”的结论。

  不能不说,那部分西方人观察、分析中国的坐标出了问题,这导致了无论他们怎么看,中国都像是“歪的”。组成他们基本坐标轴的判断标准是:

  第一,中国的发展道路和政治目标越贴近西方的政治制度和模式,则中国越正确。一旦中国有更多偏离西方主义的迹象,那么中国走得越快,形成的物质积累越多,就会被他们视为越不正确,甚至是危险的。

  第二,中国发展应当围绕巩固西方既得利益,或者说帮助维护西方利益这个中心进行。中国不是不能有自己的利益,但是中国获得的利益应当小于西方的收益,不能导致世界力量的格局性变化,否则中国的发展在根本上就是负面的,是“对世界秩序的挑战”。

  第三,中国的发展不能挑战西方主导的“普世价值”体系。所谓“普世价值”是西方社会发展过程中形成的特殊价值体系,它同时伴随了西方利益不断对外扩张的过程。因此在现实国际政治中,“普世价值”在很大程度上融入了西方利益,其他价值体系与“普世价值”摩擦就被看成了对西方利益的冒犯。本来不同的社会必然有不同价值体系,价值摩擦不应走进国际政治的中心区域。但是西方扩张得太远了,使得价值摩擦既频繁,牵动面又广,尤其成为了中西之间的主要问题之一。

  在人类文明社会发展过程中,现代文明史仍只是短促的一页,人类围绕自我治理的知识和经验尚很匮乏,发展道路的优劣不可能形成某种绝对标准,而只能通过实践的效果来检验。

  也就是说,检验中国发展道路的标准只能是它是否有利于促进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的快速进步,是否有利于让广大人民群众分享国家发展的成果。国际因素也构成参照,但更重要的是中国发展是否有利于促进世界和平。至于外部世界、特别是西方是否“很喜欢”中国的发展,是否为我们鼓掌,这不应受到优先考虑。

  总的来看,西方舆论对中国高速发展的态度很复杂,这也是可以理解的。西方一些媒体代表了西方社会面对中国崛起最不适应的那部分情绪,它们表现的是焦虑状态下“我的全对你的全错”那种固执和不讲理。西方传媒界曾一度很强大,但现在西方内部的动荡和分裂削弱了它们的地位,它们能够对外施加的影响也在萎缩。

  新时代的中国越来越自信,中国这几十年让全世界瞩目的发展速度和日新月异的变化为这种自信提供了坚实基础。中国只有走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才能成功,我们尤其在政治上不能复制任何人的经验,这已成为中国社会非常广泛、强大的共识。因此西方传媒界围绕中国所做的背离事实的报道只能耽误西方自己的社会,它们能对中国造成的骚扰已经越来越小。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