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纽约恐袭会给美国战略界带来触动吗

2017-11-01 12:21:00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纽约市曼哈顿下城世贸中心附近星期二下午发生汽车撞人事件,一名后被确定2010年从乌兹别克斯坦进入美国的男子驾皮卡连续撞击行人后又撞击一辆校车,共造成8人死亡十余人受伤。作案者下车后高喊宗教口号,后被警方击伤。

  纽约官方已迅速将这一事件定义为“独狼”式恐怖袭击。特朗普发推特,称这是“又一起由一个极其病态的疯子实施的袭击”,他还表示,这种事“不允许发生在美国”。

  美国官方是非常慎用“恐怖袭击”这个词的,以往不得不使用时,通常也会用“本土恐袭”等限制性说法。这次曼哈顿袭击后,是美国官方这几年定性“恐袭”最快的一次。由于它发生在纽约最繁华的街区,又靠近“9·11”袭击地点,它对美国社会的冲击据信将非常强烈。

  但是在美国社会震惊之余,政府大概不会采取战略性的应对调整。移民政策可能会在原来的框架下进一步收紧,特朗普限制中东一些国家公民进入美国的政策会得到更多支持,大概就是这些。

  美国面临诸多严重问题,国家治理可以说顾得了东头顾不了西头。这个时期的特点就是社会矛盾激化,各个族群内部认同感和凝聚力增加,彼此之间则变得水火不相容。这样的国情、社情、民情实际上为发生各种极端事件提供了沃土,美国的“本土恐袭”和恶性枪击案一段时间以来明显越来越多。

  欧洲的情况显示,货车撞人的恐袭模式更具传导效应。纽约恐袭发生后,美国政府需要认真关注它在全美造成的影响,加强对基层矛盾的疏解工作,防止潜在的极端情绪被激活,形成连锁性的反应。

  需要指出的是,特朗普总统上任以来,美国的国家治理战略把重振经济和加强军事力量当做了重点,对缓解社会矛盾、帮扶弱势群体则有所疏忽。比如白宫把军费一下子提高了500多亿美元,如果把这笔钱用于帮贫扶困,缓解少数族裔与主流社会之间的矛盾,效果将截然不同。

  美国精英的国家观仍是以国际地缘政治考量为基础的,冷战似乎固化了他们的思维方式。他们对国际竞争形态的变化思考不足,依然迷恋于武力强大的万能。对于美国的主要危险和矛盾究竟是什么,他们的印象也是大而化之的,不接美国的地气。

  毫无疑问的是,美国并不面临外部军事挑战的真实危险,华盛顿想在世界上实现的理想霸权则是它再怎么强化军力也做不到的。莫说朝鲜、伊朗,就是俄罗斯、中国这样的大国也不可能有攻击美国目标的野心。但是美国继续增加已经是世界第一的核武库和航母群,就能让世界俯首称臣,实现美国的“绝对安全”吗?它做不到。

  纽约发生的恐袭,奥兰多和拉斯维加斯的血腥枪击案则是对美国的现实威胁。在未来很多年里,真正冲击美国的就是这些内部混乱,而非远在南海的纠纷、中国和俄罗斯对美国某项倡议的反对等等。

  恐怖主义以及各种“独狼”式袭击的蔓延是全人类面临的重大挑战,是对自由与繁荣的基础性冲击。而美国是国际恐怖主义的头号目标,围绕恐袭旗帜派生出的各种破坏活动将无孔不入地骚扰美国,消耗美国的大量资源。它们平时是“麻雀战”,但从没有放弃对美国搞“9·11”式“总攻”的梦想。

  中国社会新时代的主要矛盾发生了改变,其实美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也已经变了,但是美国没有仔细总结,更无全国性共识,一切都在得过且过。希望美国战略界从纽约最新恐袭中得到触动。

责编:冷春洋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