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特朗普亚洲行无法重走奥巴马老路

2017-11-05 16:11: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美国总统特朗普5日抵达日本,正式开始他上任以来的首次亚洲之行。特朗普此前没有完整谈论过他的亚洲战略或者亚太战略,有一种分析认为,特朗普对外交领域的“战略”不太感兴趣,他不喜欢被“战略”束缚,而更希望为促进“美国优先”采取更加灵活的行动。

  围绕亚洲特朗普迄今谈论最多的一个是朝核,一个是贸易平衡问题。他谈论这两个问题的方式与一些美国人对中国崛起的关注存在交叉和重叠。

  美国亚太政策的核心注定是如何处理同中国的关系,奥巴马时期的“亚太再平衡”在战略上比较清晰,但是并不成功。一是它没有起到阻碍中国崛起的作用,二是奉行那一战略没给美国带来实际好处。所以特朗普政府虽然继承了奥巴马政府对中国的警惕,但是“亚太再平衡”战略基本被抛弃了。

  特朗普上任以来不仅继续强化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盟友体系,还于近期重点强调了“印太(印度洋—太平洋)”概念,加强同印度关系,这些算是他在沿着奥巴马的老路走。另一方面,华盛顿断然推翻了奥巴马精心编织的TPP,使得“亚太再平衡”战略被抽走了经济架构,其完整性已不太可能恢复。

  安全上强化与亚太盟友的关系,在经济上另搞一套,不是用经济上给亚太国家提供好处来巩固安全上的统一战线,而是用安全纽带促使亚太国家向美国输送经济利益,这似乎是特朗普所希望的美国同亚洲国家的关系。在朝鲜问题上,他希望各国都按照美国提出的要求采取行动,联合压垮平壤。

  然而对于华盛顿想在亚洲“一毛不拔”,并且要在这里“收租”,即使美国的盟友也很不开心,现在各国都对特朗普来访表现出高度重视和热情,同时也都想摸他的底,美国同亚洲国家关系处在一个微妙阶段。

  美国的亚太政策面临一个基础性问题,那就是中国崛起让周围感到的“威胁”究竟有多大。有的国家一时还不习惯中国崛起,加上这个地区存在领土纠纷,“中国威胁论”确实有搅动的空间。但那些国家的担心远没有到需要向美“纳贡”来保自身安全的程度。它们加强与美国安全对话,除了有自我安慰的需要,也有借美国对华战略担心从华盛顿多捞些经济好处的意思。

  大国都有竞争,中美的竞争也在增多。为此美国有两种做法,一是通过削弱、遏制中国来维持自身优势,二是发展自我,实现优势的内在可持续性。奥巴马选择了前者,特朗普似乎想走后一路线,但掣肘他的因素很多。

  由于中美形成巨大的交往量,也由于中国周边国家的经济利益在很大程度上与中国连为一体,加上和平发展的确是中国的坚定国策,“亚太再平衡”战略走不下去是必然的。美国加强与亚洲国家针对中国的安全合作,同时经济上不付出,恐怕更不现实。

  从根本上说,特朗普政府要集中更多资源用于国内建设,需要一个与其友好合作的亚洲。通过搞“离岸平衡”,美国只能从政治上渔利,但那种平衡是有成本的,无法做到让美国“盈利”。特朗普最关心的经贸和朝核问题能取得多大进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的合作程度。所有这一切决定了,特朗普不太可能把中国仅仅作为主要对手来规划他的亚太政策。

  最重要的是,中国没有给一些国家联合起来对付我们提供真实的理由,制造一个缺少紧迫性支持的针对中国的安全格局会是一种挺费劲的形式主义。不仅华盛顿,东京等其他方面对此也应有所体会。一旦“防范中国”搞过头,防范者自身会比中国还要难受。

责编:李林芝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