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中美不能被狂热的“班农们”引上邪路

2017-12-18 18:52:00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史蒂夫·班农上周末在日本表示,美国和东亚盟友必须团结起来,共同遏制中国“令人恐惧、厚颜无耻和全球性的”野心。他宣称美国是中国事实上的朝贡国,而为应对中国不断增长的霸权,美国及其盟友进入“决策的关键期”。他还类比20世纪国际社会对纳粹德国的绥靖主义警告说,对中国采取绥靖政策是危险的。

  班农的价值观是白人种族主义的,他也是一名狂热的反全球化的极端民粹主义者。更糟糕的是,他对国际关系毫无经验,带着自己成长的冷战时期的一些烙印,以及激进民族主义情绪,凭着散漫荒唐的感觉想当然地看待早已进入21世纪的世界。美国政治变局突然赋予他的影响力对世界上最重要的中美双边关系似乎构成了某种威胁。

  此人对遏制中国的狂热鼓吹在毒化美国社会对大国关系的认识,他有可能已成为破坏21世纪建设性国际关系的一个癌细胞。中美关系以及整个国际关系始终在与人类早期文明丛林法则的惯性做着艰苦斗争,并且取得越来越显著的成果。班农是要把历史往回拉的那股破坏性甚至邪恶力量的代表性人物之一。

  人类社会存在竞争,每个国家都想追求自己利益的最大化,但是竞争应当以经济方式并且在国际规则框架内进行。班农极力宣扬的一个重点是用强化地缘政治联盟来遏制中国,而这是典型的导致20世纪国际关系灾难的战略思维,它的危害已被历史反复验证。我们今天看到的国际格局是从20世纪遏制与崛起激烈斗争中冷却下来的一些结果,但那些过程的血雨腥风决不能被遗忘。新世纪的世界不能跟着班农这样鼓动式人物走。

  中国崛起的本质是这个文明悠久的人口大国安定了下来,找到了一条适合自己的稳定发展之路。中国经济规模逐渐缩小与美国的差距,甚至有一天赶上美国,这是只要世界和平就一定会发生的事情。班农们若下决心阻止中国崛起,开始做得可能会柔和些,但最终很难不把中美推向军事对抗。

  大国之间的敌意很容易被煽动起来,中美关系走上与美苏冷战不一样的路,是中美两国精英和人民用几十年时间的努力积累创造的。今天包含了大量合作的、尤其是有着世界第一大双边贸易的中美关系是整个人类的重要资产,它不能被班农这样的人重新引上邪路。

  班农今年9月曾在香港说了一番鼓励中美合作的话,当时他的温和让不少人感到诧异。但是之后的11月和这一次,他又在日本说出对中国“最狠的话”。这种反复还让人想到,他很可能是个唯利是图的人。他很愿意四处赚取演讲费,对不同的听众增加一些可以给他换来利益的讨好内容。

  价值观偏激,同时还有把个人自私带到公共事务中的倾向,会使一个人更具潜在破坏力。让人有所欣慰的是,班农任特朗普首席战略顾问不久,就被逐出白宫,他失去了对美国政策的日常影响,现在四处演讲,有一定“拉大旗作虎皮”的味道。

  但是班农极端保守派的思想并未被他卷进铺盖一起从白宫带走,而且班农只是美国部分精英中这一思潮露在水面上的冰山一角。中国需要准备长期“与班农们做斗争”,我们要很清楚,班农们是说服不了的,中国要用实力告诉他们,他们设想的那一套行不通,如果真那么干,中国怎么样另说,但对美国肯定是“没想到的”不可承受之重。

责编:冷春洋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