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西媒对“天网”的质问像火星上飞来的

2017-12-21 00:23:00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中国正在建设的“天网”系统近来成为西方媒体攻击的新靶子。可能是部分出于对中国信息技术的应用普及直追西方发达社会产生了危机感,也有出于偏见看中国什么都别扭的原因,一些西方主流媒体迅速把“天网系统”定性为“监视民众”和“压制人权”的工具,中国街头的摄像头也迅速成为与伦敦或纽约街头摄像头截然不同的东西。

  这大概就属于特朗普总统骂美国主流媒体搞的那种“假新闻”。而且在那些媒体装腔作势搞出的虚假报道中,描述中国“天网”的可以进入最无耻报道排行榜的前列。

  中国建设“天网”系统的目的是打击犯罪,而且它的作用已经显现出来。中国之前就是犯罪率比较低、重案破获率比较高的社会,“天网”为巩固这一态势做出贡献。中国城市的社会治安与西方发达社会比,也属于不错的,这份平安已是中国社会的一份公共福利,而它的享受者也包括在华工作生活的西方人。

  一名BBC记者在贵州官方的配合下,测试了当地“天网”的缜密程度,但他借用接受其采访的一名异见人士的话评价“天网”说:“这个天网系统并不是主要用来对付犯罪分子的,而是用来打压反对政府的声音,监控异见人士的。”

  要有多么严重的政治偏见和生理上的神经质,才能以这样奇葩的角度来看待“天网”。“天网”系统是社会综合治理的基础能力工程,它不是政治工程,更非政党工程。对于这样的基础建设,个别异见人士竟认为它是冲着自己所属的小群体来的,他们未免太高看自己了。BBC记者让异见人士做这种有悖常理的古怪解读,使自己和被采访者都显得那么偏执、低智商。

  新疆的“天网”更是被西媒贴上“民族压迫工具”的标签。那些西方意识形态分子对新疆的整体看法都是扭曲的,他们对新疆具体事务的描述也是变形的。这么多年,西媒几乎没有对新疆反恐做过一次正面评价,什么是犯罪,什么是治理,什么是正义与邪恶,他们的定义与新疆乃至全中国的定义都是反着来的。

  令人高兴的是,西媒对中国社会的影响总体上呈下降趋势,中国人虽然仍对它们怎么说我们感兴趣,但它们的说法的确成了“参考”,中国人思考的独立性明显增加。关于“天网”,中国大多数人乐见其成,一些人对隐私的担忧也是正当的,与西方媒体的煽动没什么关系。

  我们在此希望,国家在建设“天网”及其他信息搜集网络的同时,一定要高度重视所有相关信息的保密,确保它们不对公民的隐私权造成侵害。做到这一点,是国家各种信息采集体系和信用体系建设得到公众长期支持的生命线。

  由于掌握了大量个人信息,政府乃至超级信息技术公司都有了很多潜在权力。在很多信息技术发达国家,都出过事故甚至丑闻,“棱镜门”是最典型的之一。从理论上说,中国政府保障信息采集不危害公民隐私权的能力应该是最强的,我们希望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

  这些是非意识形态讨论,也是对“天网”这类骨干工程顺利运行有益的讨论。西媒对中国“天网”莫须有的指责在西方掀起一点波澜,但在中国不可能有触动力。因为它们在胡扯,完全脱离了中国老百姓的关切,像是从火星上飞来的质问。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