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谁不能参选香港议员,法律说了算

2018-01-29 00:55:00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报名参加立法会补选的周庭被选举主任裁定其提名无效。周庭是“香港众志”的骨干成员之一,现年21岁,她一直参与推动香港“本土化”思潮,宣扬香港的“民主自决”,这些主张通常被看成是“港独”的隐晦说法。

  香港政府在解释取消周庭的参选资格时表示,基本法订明香港特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而以“民主自决”或公投方式处理香港体制,不符合香港特区在基本法下的宪制及法律地位。持有关主张者不可能作为立法会议员履责。

  反对派则对取消周庭的参选资格表示不满,认为这“侵犯了香港公民的被选举权”。

  在香港的体制下,官方依法作出的决定通常会遭到部分力量的反对,看来在一段时间里这就是常态。只要决定能推进得下去,香港的体制能顺利运转,事情就应算达标了。让反对派也都公开表达心悦诚服,这完全不现实。

  就此事来说,只要立法议员补选能够顺利进行,周庭和她的支持者抗议就抗议吧。这个过程一波三折,但这就是与内地实行不同制度的香港。还有“一地两检”等也是一样,它符合基本法,但是香港反对派闹。一方面阻止不了反对派闹,一方面“一地两检”还要依法推进,那么最后的结果大概最重要。

  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很多决定的施行都充满争议,最后由法律说了算。香港反对派的意见只要没形成法律约束力,就可以被拒绝。在这个过程中,人们需适应香港社会的嘈杂,同时接受法律的终极权威。

  前些年一些极端反对派人士挑战基本法的权威,导致了香港政坛的一些混乱,以至于少数立法会议员敢于藐视、亵渎宣誓就职仪式,对香港全社会造成恶劣的示范。对街头示威的管理也一度失控,“占领运动”肆无忌惮。在人大释法以后,香港出现了拨乱反正,基本法的权威在重新树立起来。

  今后的香港就不应再现对基本法以及宪法的肆意冲撞,极端政治行为应当受到控制。以任何方式宣扬“港独”就意味着无法接近体制性政治舞台,这应成为全社会的普遍预期和共识。

  这样的秩序除了由法律载明,还需要通过一场场斗争在实践中进行塑造。几名亵渎宣誓仪式的当选立法议员被取消资格,以后不想离开立法会的反对派议员大概就不再那样干了。反对派抗议了一阵子,没能改变法院的宣判,大家就都知道“一国两制”下抗议与法律孰轻孰重的关系了。

  周庭被取消参选资格,也是一种警示。宣扬极端思想固然可以出风头,但是出那种风头就要损失成为立法会议员的机会,这个道理今后会更加清楚。

  想吃饭就不能掀餐桌。香港反对派是中央管辖之下一个特别行政区的内部反对派,他们不具有挑战宪制性原则的权利,而应在特区内部事务上扮演反对派的角色。从“占中”直到现在,经历了几个回合之后,香港“政党政治”的边界逐渐在画出轮廓。

  把基本法真正搞清楚,抛弃与国家宪法对抗的幻想之后,香港反对派会发现,他们的政治空间还是很大的。没有活跃反对派的香港就不是香港,反对派越界挑战国家政治法律秩序的香港,同样不是推行“一国两制”所期待的那个香港。反对派在宪制规定的范围内活动,以特殊方式贡献他们的建设性,这才是香港反对派政治角色的题中之意。

责编:杨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