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普特会能让俄美关系反弹多高

  俄罗斯总统普京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将于7月16日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行会晤。这是特朗普总统上台以来俄美领导人第一次专门赴约的会晤,在此之前两人曾在国际会议场合有过两次会见。

  普特会发出俄美关系已在现阶段触底、将尝试走向缓和的信号。普京想推动这种缓和一直很明确,特朗普也不太掩饰同样的意愿,现在俄美缓和要真的起步了。

  另一方面,普京与特朗普还无法做到互访,只能选择第三国见面,很多人都在第一时间联想到不久前在新加坡举行的特金会。尽管俄美关系与朝美关系不是一个性质,但不得不去第三国会晤,还是反映了俄美改善关系所面临的困难程度。

  普特会将肯定能取得一些成果。首先,在美俄关系糟糕得出格的背景下,创造两国关系改善的氛围很容易做到。另外两位领导人可以就发展俄美正常关系、反恐等方面对外宣示原则共识,这将有助于两国减少摩擦,降低双方围绕具体问题冲突的烈度。

  但是俄美关系在苏联解体后只有过短暂的蜜月,很快以北约东扩为标志陷入一轮又一轮下降的螺旋,根本原因在于双方对冷战后的世界秩序有南辕北辙的认识,也在朝着不同方向定义俄美关系。双方的结构性矛盾不可调和。

  华盛顿希望冷战后的世界是单极的,它要求俄罗斯做一个从属美国利益和意志的国家。为此它要俄配合由美国领导的西方力量的扩张,交出俄的势力范围,俄内部继续推进仿照西方标准的改革。而这些是俄绝对不可能答应的。

  从叙利亚冲突到乌克兰危机,美俄冲突的性质都是一样的:华盛顿要莫斯科地缘上后退、战略上服从,而莫斯科则要捍卫俄作为大国的战略空间和影响力,拒绝国家地位的降格。

  俄美要实质性改善关系,“退一步海阔天空”的必须是美国,而无法是俄罗斯。美国接受叙利亚政府军战场上不断胜利的现实,在乌克兰问题上采取灵活态度,并以此为基础放松对俄制裁,两国关系很快就将别开生面。

  然而特朗普受到美国反俄建制派的巨大牵制,以及国会相应法案对总统的制约。他很难迈出这些实质的步子。

  这一切又决定了普京与特朗普的会晤成果将是有限的。不过有限的普特会成果也会让俄美关系得以喘息,为今后更明显的好转积累条件。

  对俄美峰会将举行,北京立刻表示欢迎。有人怀疑,中方的表态是外交辞令。我们想说,第三国对俄美峰会的表态大多都是外交辞令,但中国的表态是它们当中最真诚的之一。中国作为大国有大国胸怀,也希望俄国的外交环境得到改善。

  俄美关系紧张的程度太过分了,那些过分的部分对巩固中俄关系完全是多余的。相反,它们会增加中国在美俄发生危机时不得不选边站的风险。普特会不太可能威胁中俄关系的稳定,如今的中俄全面战略合作已如一座牢固的大桥,而俄美关系还是摇摇晃晃的小船。

  所有国家同美国的关系出问题时,美国都有必要反思。因为世界上很难有一个国家成心与美国交恶。只要美国真诚愿与同它对立的国家改善关系,应当说没有做不到的。普特会能谈多远,恐怕取决于美国整个精英群体在多大程度上愿意转换思维,与俄发展平等的大国关系。普特会很值得看。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