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澳应以实际行动不让立法损害中国

  澳大利亚参议院28日正式通过了“间谍和外国干涉”以及“外国影响透明度计划”两个法案。这两个法案没有提具体外国的名字,但它们的出台背景是澳一些政治势力宣扬中国在澳搞“干涉”和“渗透”,质疑在澳经营的华商甚至留学生群体都受到了中国政府的操控。澳大利亚及西方媒体都把该法与中国联系了起来。

  澳大利亚也因此被认为是第一个立法阻止中国“渗透”的西方国家。澳通常被看成“中等西方强国”,它与中国不存在基于历史或领土权益的纠纷,中澳经济联系十分密切,中国是澳第一大贸易伙伴。堪培拉的立法行动可谓为21世纪西方国家如何与中国相处做了很消极的示范。

  在启动这一立法程序时,包括政府高官在内的澳政界人士一度大肆指责中国“干预”澳国内事务,澳总理特恩布尔甚至用中文说“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了”。后来澳政府调整了姿态,改为强调澳中关系的重要性,表示澳的立法并非针对任何单一国家。但是澳方的新表态远远对冲不了已经形成的舆论声势,澳内外大多数人延续了澳用立法抵制中国影响力扩张的认识。

  在澳华人普遍担心,28日通过的法律将使澳社会近年来对他们的歧视性防范固化下来,增加他们遭遇司法麻烦的现实风险。因为该法是对澳社会防范中国心理的支持性回应,而对于什么叫做“为外国政府服务”“外国政府代理人”,法律给了澳检察官很大解释和裁量权。

  可以说,该法律没公开说的针对中国的指向在澳社会上心领神会,而公开说的界定条件却实际是模糊的,存在随意扩大化的空间。

  在世界各国,华人华侨都会结成一些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中国统一的组织,它们显然有助于弘扬中华民族的正能量。那么它们算中国政府代理人吗?还有,华商今后是不是既要躲着中国政府官员,又要躲着澳大利亚政治人物了?可以想见,今后中国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在澳投资会遇到更多非市场壁垒。

  这两个法案还将影响中澳正常的人文交流,今后澳社会可能会戴着“合法”的有色眼镜看中澳学界、商界等的交往,这将客观上在中澳间竖起“人文篱笆”。澳社会那些支持加强与中国交流的友好人士,也可能被指“亲中”而受到更多的监控。

  总的来看,澳从对华关系中得到巨大利益,但翻过来又公开逐项审查促成了中澳关系发展的几乎所有要素,对中方发展与澳关系的积极性进行最负面的解读,对所谓“中国威胁”做了十分牵强附会的具体化。

  不能不说,澳大利亚的上述所作所为的确超出了中国社会对这个他们曾很尊重的国家的想象,也让很多中国人颇感心寒。

  也许是中国崛起的体量太大了,澳大利亚在与中国开展合作的同时感到了莫名的不安,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理解的。但澳方这几年对这种情绪的宣泄完全不顾及中国方面的感受,也完全不考虑中方的利益,客观上助推了美国和西方对中国的战略挤压,甚至在这当中扮演了最激进的角色之一。

  现在,两个法律已经通过,澳方强调不针对单一国家,但华人华侨的不安非常强烈。希望澳方采取措施切实消除这两个法律对华人华侨造成的威胁,减少它们对中国国家利益的负面影响。澳方应将其立法对中国的针对性真正地而非口头上降到最低。

责编:薛艺磊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