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谁是敌人谁是朋友,大国关系乱了吗

2018-07-17 01:12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16日,两场重大外交活动同时在北京和赫尔辛基举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星期一会晤了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当天,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与他们二人开展了第二十次中欧领导人会晤,双方签署了联合声明。同在这一天,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首次正式会晤。

  作为这两场外交活动的“串场”,特朗普早前谈论“谁是美国的敌人”问题时语出惊人,他表示,“我们有很多敌人。欧盟就是一个。他们在贸易上这样对我们。”他还说,俄罗斯“在某些层面上是敌人”,中国则是“经济上的敌人”。多个欧洲国家政要表达了对特朗普讲话的强烈不满。

  谁是敌人谁是朋友?在这个问题上似乎出现了某种乱象。尽管不断有冷静人士强调,世界的阵营依然是清晰的,任何穿越阵营的企图都可能意味着巨大代价,但从另一个角度说,死守冷战时期塑造的阵营观也可能把人带入歧途,世界一段时间以来的变化深刻而微妙。

  中国和俄罗斯重新定义的大国关系似乎最具建设性:结伴不结盟。传统的地缘政治盟友关系很难成为现代国际关系中压倒一切的排他性线索。

  大国关系的现实内涵也的确嬗变,比如中美关系、中欧关系究竟是什么性质的,传统的大国关系经验很难解释,即使俄美和俄欧关系也和人们熟悉的旧版本有了很大差异。中美贸易战究竟属于什么性质,需要接下来的发展来验证。

  现代各国都有一批人自恃有远见,迫不及待地给当下敏感的大国关系做定性。由于想象力匮乏,传统地缘政治学的影响无处不在。比如在美国,视中美关系为零和博弈的力量很强大,他们关于中美是对手的断言已经反映到美国正式的国家战略中。

  在中欧领导人会晤前,不断有欧洲媒体强调欧盟不会“联中抗美”,他们的意思可不是这个世界不应该有大国对抗,而是欧洲应在任何时候都将欧美的盟友关系置于首位,切不可面临中国元素时产生动摇。

  大国关系的现实情形不断挑战建立在旧有经验基础上的思维方式,大国的利益格局和实现方式都已与冷战时候不可同日而语。发展是包括发达国家在内所有国家的最大利益,也成为国家安全这一概念里越来越靠前的要义。看不清这一点,或者错识了发展的基本途径,是一定要吃亏的。

  美国在特朗普的带领下陷入了面对世界的强烈吃亏感。特朗普总统竟然觉得中欧俄都在某个方面是美国的敌人,他极力让美国公众认为整个世界都欠美国的。华盛顿似乎很想把世界带回到由丛林法则主导的时代,那样的话,特朗普总统就可以像“苏丹”一样率领这个最有力量的大国横扫全球,建立超越以往所有国际规则的霸权。

  反对美国的这一霸权并不牵扯世界其他主要力量彼此是什么关系,也不牵扯它们与美国是什么关系。就是因为华盛顿的行径太出格了,世界会因为反对特朗普政府的贸易霸凌政策而不自觉地结伴,向它发出共同的嘘声。

  这不是一个传统侵略和征服危险压倒一切的时代,很少有谁对谁的需求是绝对的,也没有一个国家拥有让自己的霸权被他国心悦诚服接受的理由。美国严重搞错了自己是谁,它以为做美国的朋友是这个世界最大的荣耀,所有国家会趋之若鹜地竞价购买这一权利。

  如果美国不改变其越来越严重的霸凌思维,即使它同俄罗斯表面上改善关系,也不会产生实际价值。改善俄美关系的关键在于华盛顿真正平等对待莫斯科,尊重俄的利益。而美要想“拥有世界”,它必须做谦逊的领导者,校正它的利益观。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