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美制裁伊朗,贸易战之外燃起新火堆

2018-08-07 18:49 环球时报

  美国7日正式重启了对伊朗的制裁,这大体相当于为中东地区通过和平谈判解决问题的时代画上了句号。在这之前,美国将驻以色列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关闭了巴以谈判的大门。现在美国实际关上了自己与伊朗的谈判大门,并且要阻止欧盟和中俄与伊朗开展合作。

  中东有极其复杂的内在矛盾,至少包括巴以(阿以)对立、阿拉伯人与波斯人矛盾,以及逊尼派穆斯林与什叶派穆斯林的冲突等几条主线。从上世纪70年代末促成戴维营协议以来,美国曾不断尝试推动中东各方的谈判,这是一项非常艰巨的工作,达成每一份协议都来之不易。

  由于中东地区的问题盘根错节,在该地区建立持久和平殊为不易,但是应当说,那些谈判对稳定中东局势,减少暴力冲突还是起了作用的。巴以之间以及阿以之间很久没有大规模冲突了,逊尼派与什叶派冲突的烈度也得到一定程度的控制,和平与发展的线索虽然曲折、甚至有时成为断续线,但它的轨迹和走向还是相当明晰的。

  特朗普总统上台后,美国断然改变了原有中东政策,由推动各方谈判改为明确站队,支持自己的盟友与它们地区内的竞争者对抗。

  说实话,这样做更加简单,易操作,比推动谈判更容易见效。比如把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到耶路撒冷,旗帜鲜明,说办就办了。

  撤出伊朗核协议,华盛顿更可以一石多鸟。它打击了美国的宿敌伊朗,博得了沙特等逊尼派国家公开或暗中叫好,以色列更是支持。与此同时,美国制裁伊朗过程还可以给欧洲公司和亚洲新兴国家带来困难,它们在伊核协议签署后都迅速开展了与伊朗的合作,如今它们受损,成为美国间接受益的一种方式。

  可以肯定,中东将因特朗普政府对伊制裁政策而变得更乱。美国使用更少的资源博取更多的短期利益,这是种省事的做法。然而美国从长期看要为此埋单,也是确定无疑的。

  中东已经成为难民和恐怖主义的主要输出地,这些元素对西方利益构成重大威胁。中东的仇恨越多,对抗越多,这些元素出现得也将更多。美国在中东触发对抗很容易,但是它控制事态发展的方向和轨迹却很难。美国作为超级大国,其国家利益从更混乱的中东局势中受损将是高概率事件。

  美方重启对伊朗制裁,给包括中国在内有在伊朗投资的国家都出了难题。尽管欧盟表示将继续坚持伊朗核协议,但是很多欧洲国家的公司已经开始撤离伊朗,以避免招来美国的制裁。

  中国需要与欧盟和俄罗斯协调行动,我们显然在这当中扛不起抵制美国做法的大旗。中国反对美国单边制裁,同时又不能轻易围绕伊朗问题同华盛顿对抗,我们还需保持同伊朗的友好关系,中国的外交挑战在于如何在这几项利益之间保持平衡。

  美国在贸易战之外又在中东燃起了一堆火。伊朗到底能顶多久,是影响事态发展的最重要动向之一。特朗普誓言要绝杀所有与伊朗做生意的公司,美国能把伊朗孤立到什么程度,也是国际政治重要的晴雨表。21世纪飘出越来越多对立的味道,人类熟悉的进程出现剧烈颠簸。

责编:李林芝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