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中美关系趋紧,中国更要不乱阵脚

  美国总统特朗普18日发的一条推文引起美国媒体的关注,他是这样写的:“所有如此关心俄罗斯的傻瓜都应该开始关注另一个方向,即中国。但如果我们头脑明智、立场坚定并且胸有成竹,最后我们会跟所有国家都相安无事。”

  美国大部分媒体分析认为,特朗普总统想转移美国舆论的注意力,把中国也拉进“干预美国大选”的嫌疑名单,让“通俄门”调查转为调查中国。那样他就安全了。不过,舆论纷纷指出他没有中国干预美国大选的证据。

  华盛顿掀起一股调查中国干预美国大选的热潮恐怕很难,因为“通俄门”调查远非仅仅针对所谓“俄干预美国大选”,还包括怀疑特朗普与莫斯科的关系,该奇葩议题成为美国政治焦点是由多种动力促成的。

  所以还有一些分析认为,特朗普同时在鼓励美国社会把中国看成主要对手。这种分析的逻辑是,美国社会的对华警惕性如果能压倒对俄罗斯的敌意,那么对特朗普摆脱当下的国内困境也会有利。

  美国精英层其实已经把中国当成主要对手了,他们遏制中国崛起的愿望已经不加掩饰。很多中国人看到了美国对华政策的这一变化,对中美关系前景的悲观认识在中国变得越来越广泛。

  不过,全球化是很深刻的现实,而全球化的很大一块内容就是完全不同于当年美苏关系的中美关系。当年的美苏完全是两条船,它们的各自目标就是要撞沉对方。现在中美到底是两条船还是一条船,情况变模糊了。中美对抗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搞这样一个赌博:把全球化这条大船搞沉了,你比我先死。

  中国没有搞垮美国或者取代美国的战略野心,也没有对外输出意识形态、与美国开展全球竞争的意愿。中国就是想要发展自己,同时确保别被外部势力颠覆了,别再被欺负了,中国的整体国家战略是内敛的,而非进攻性的。

  美国社会对中国的最大担心是中国经济规模有可能在不太久的未来超过它。其他所有对中国所谓“扩张”“向美国渗透”的警惕都是从那个总的焦虑衍生出来的。

  问题在于,美国遏制中国先要损失同中国合作的那部分利益,同时还要付出中国开展报复所带给它的那部分损失。加在一起,美国奉行极端对华战略的成本一定比同中国和平竞争的成本高得多。

  面对来自美国越来越激进的对华政策阐述,中国一方面要坚定我们的底线思维,对可能出现的最坏情况有所准备,一方面要有定力,坚持我们改革开放、和平发展的既定战略,不因与美方的斗争把我们自己逼极端了,决不把对美斗争变成中国接下来国家战略的中心。

  换句话说,美国越来越冲我们发狠,我们在坚决应对的同时,也不与它一般见识。我们是坚强的,有犯必还的,同时我们又是克制的,不主动扩大中美战线、升级两国对抗的。那样的话,中国并不是美国实际伤害的制造者,伤害美国的是推行极端对华政策的人,那样的政策将难以为继。

  重要的是,中国是经济实力大国、核大国,无论从哪个方向挑衅中国,都不是轻松的事。与中国为敌,对任何力量都是战略上的铤而走险。只要中国坚持温和的对外政策,就不会真有力量能够做到领导一个国家来找中国拼命。

  比如美国人现在日子过得好好的,他们是现实主义者,不会为了避免后代生活在中国是最大经济体的时代而现在就豁出去不过了,来跟中国拼个你死我活。今天的美国政府对国家实现不了那样的动员。

  所以中国的战略回旋空间将很大,我们不是伊朗或土耳其,美国因素一旦变了,就要被迫换一条道路。也许美国会对华进一步强硬,但我们仍有采取稳健开放政策的基础。我们只陪美国斗争,但不陪它疯狂。

责编:魏少璞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