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在世界第二大力量的高处看中外纠纷

  改革开放40年,中国取得辉煌成就。我们不仅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且被外界广泛看成一支正在形成全球影响的战略力量。中国接下来如何发展,采取什么战略姿态,的确将产生前所未有的牵动力。

  中国是当代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我们有有别于西方的政治制度,另外中国的历史文化、国民心理、近现代的历史经验也与美欧不同,中国今天还有着要实现现代化和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需求的现实目标。这一切决定了支持中国体制运行的工具体系也必然有自己的特征,立足于中国特色,也就成了这个国家的必然选择。

  与此同时,随着开放式发展的扩大,特别是加入WTO后,中国与世界形成了空前的深度交流,中国的力量成长,则在重塑中国与其他大国的战略关系。这个时候中国不得不处理一些过去就存在、而现在愈发显得突出的问题,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如何对待西方主导建立的各种“规则”,如何面对一些国家因中国崛起而产生的不平衡感和不安全感。

  大多数西方支持的规则,尤其是WTO规则,中国都遵守了。争议在于,涉及国家政治制度安全的部分,中国形成了一整套自己的体系。在涉及领土争端时,中国像所有国家一样,选择了对自己有利的国际法解释。这一切在中国的经济规模还比较小时,西方虽不喜欢,但没有冲击到它们的利益。当中国成为今天的规模后,它们的抱怨变得越来越强烈。

  抱怨中国时,西方的动机是复杂的,有一些是认为中国的做法损害了它们的利益,“不公平”,如他们指责中国补贴国有企业、防火墙让美国一些互联网公司无法获得中国受众等。但也有一部分西方精英是对中国搞意识形态攻击,把批评中国作为一种地缘政治手段,他们就是想扰乱中国,挤压中国。

  不管西方人怎么想,我们认为,中国在规则领域与外界尽量多地沟通,寻找公约数,不让分歧激化是有益的。处理这种关系,其实质是协调中国国家利益和国际利益的格局,对发展权利和安全利益在竞争的基础上进行各方都能够接受的再调整。

  中国体制的独特性必须坚持,它是国家安全的支柱,也是中国长期稳定发展的生命线。在我们遭到各种恶意挑衅时必须勇于自我捍卫。与此同时,我们有必要面对国际现实,让我们的体系与外界更容易接触、融合,增加体制的对外适应性和包容度,避免独特性在操作层面的僵化和无限放大。这会让中国体制在高度独立自主的同时,更具有对外亲和力,减少摩擦发生的几率。

  西方主导建立的国际体系首先是维护西方国家和一些与之关系友好小国的利益的。中国在这个体系中经过创造性的努力,实现了长时间的高速发展。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妨对该体系的评价更积极些,处理纷争时多照顾多数国家利益,多致力于维护体系本身,对西方国家于己有利的一些引申性解释该斗争的斗争,能妥处的则妥处,求同存异。这样做的目的就是维系体系的运转,保持对中国总体有利的局面。

  总的来说,中国的策略需要根据中国发展的实际状况和国际形势的客观态势进行把握。国际关系的根本问题还是利益分配,中国需要在坚决捍卫本国发展和安全等重大利益的同时,兼顾其他国家的诉求。中国在这方面必须是现实主义的,根据我们的实力、能力与其他国家进行协商和博弈,确保中国战略环境最大限度的有利和稳定。

  所有国家制定对外政策的价值取向都会是国内政治优先,中国体制的独特性尤其要求我们关注国内政治稳定的方方面面。然而具体该怎么做,这是不断探索的过程。我们既要确保安全性的宽裕,也要避免对安全性的过度追求,防止这种追求影响我们社会的内部活力和对外合作的顺畅。实现这方面最有利于中国长治久安的平衡至关重要。

责编:薛艺磊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