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美防长访亚洲,中国是永恒的背景乐

  被特朗普公开表示有可能离职的美国防长马蒂斯16日至17日访问越南,这次访问被广泛指出是美国防长一年之内罕见的第二次越南之行。另外,马蒂斯上任不到两年,他共与越南防长见了5次面,这些简单的数字记录了美越军事合作的热度。

  马蒂斯一年两访越南,当然是冲着中国去的。美越频密的这种交往似乎向中国施加了无形的压力,这样的微妙效果至少存在于舆论的分析中。

  对中国来说,承受美越军事合作所释放的清晰或含混信号,这是我们成长为区域大国之后就必须有的基本功。防止任何大国在某个区域拥有可能超过美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这是美国作为唯一霸权国家的强迫症。而美国搞“离岸平衡”,又会让一些区域内实力次强或较弱的国家产生某种安全感,所以这样的纵横捭阖会不断发生下去。

  中越有着很强的政治及经济联系,在全球格局下算得上是一个命运共同体了。同时两国又有难以化解的领土主权纷争,该纷争一旦管控不好,就可能形成主导两国相互认识的阵痛,这为美国插进来搅和制造了机会。

  在中美越这个“三角”中,中美角色的相互竞争性越来越明显了,这会增加越南在中美之间搞“平衡外交”的筹码,同时也会提高它这样做的难度。华盛顿会有借越南牵制中国的更大愿望,北京也会增加这方面的警惕性,而如何对待同美国的防务合作,不让它所释放的信号对中越合作造成严重负面影响,就成为河内需要认真权衡的事情。

  南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的重大意义同域内各国领土声索的意义难分先后。让发展与合作成为南海地区的共同主题显然比各国保卫各自所声索领土的决心相互碰撞更符合各方利益。在这个价值判断上,中国与越南、菲律宾等是一致的。

  但美国的利益与南海地区国家在这方面却是不一致的。华盛顿恰恰希望各国在南海地区彼此对抗,并且由这种对抗主导南海形势。美国与菲越在安全上联手,划出它们与中国的鸿沟,这样美国在南海的作用就有了战略上的着落。

  然而现在的形势是,中国与越南、菲律宾的合作不断扩大,领土问题得到越来越有效的管控,美国在南海的野心更多时候只能漂泊在海上,进港登陆的机会在减少。

  接待哪个国家的领导人,这无疑是越南的主权。与此同时,美越防务官员频繁互动,引来针对中国的解读又是广泛存在的。通过自己的言行来影响那些解读,不使它们产生对中越关系的破坏力,这恐怕是河内的一种责任,而且也符合河内的利益。

  南海地区和平与安全最有效的形成途径显然是域内国家通过机制化方式共同塑造它,靠引入外力来刺激域内和平路线的形成,是有高风险的。不能被域外力量牵了牛鼻子,由它来决定南海地区和平还是动荡,这样的警觉,南海国家都不应松懈。

责编:薛艺磊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