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美国退《中导条约》,非常危险的一步

  特朗普总统20日宣布,美国将退出《中导条约》。另据报道,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当天启程前往俄罗斯,就是要正式把这个决定告知俄方。消息传出,引发国际舆论的普遍担忧。

  《中导条约》全称是《苏联和美国消除两国中程和中近程导弹条约》,由美国和苏联在1987年12月8日签署。条约规定两国不再保有、生产或试验射程在500公里至5500公里的陆基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

  该条约得以签署是冷战时期的一大转折点,后来成为冷战后国际核不扩散机制的基础性条约。从30年的执行情况看,美俄大体上予以遵守了。但美国近年频繁指责俄罗斯违反条约。现在看来,这应该是美国为退约找借口做铺垫。

  莫斯科对美国退约反应强烈,称这是“非常危险的一步” 。俄副外长里亚布科夫表示,俄方将予以回应,包括采取军事措施。

  《中导条约》签署时,苏联尚是可与美国抗衡的超级大国。但今天,美国已越来越不把俄罗斯放在眼里,急于摆脱条约的束缚。美国退约后,俄罗斯能与美国平起平坐的战略地位又将坍塌一大块。而世界的战略失衡状态,也将进一步加剧。

  特朗普声称,“将不得不发展这些(被条约禁止的)武器。”美国退约,势必在全球范围内引起新一轮导弹武器军备竞赛,对国际社会、地区安全增加不安定因素。世界在军备控制与裁军谈判上几十年艰辛努力的成果付诸东流。这无疑是历史的倒退。华盛顿需要为今天的决定承担历史性责任。

  在此之前,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退出伊朗核协议,刚刚又退出万国邮联,呈现出一条对现有国际体系整体性否定和破坏的清晰脉络。而这当中,退出《中导条约》将是“最危险的一次退出”。它对国际安全的冲击,将是深远的。

  华盛顿正在全方位地落实“美国优先”:不肯受到任何束缚,不愿履行大国的义务和责任,只能占别人便宜,吃不得一点亏。别的国家这样也就罢了,但美国是当世唯一超级大国,现有国际体系的缔造者。美国的“退”与“破”还没画上句号,而它对“立”又不感兴趣。世界正被这样的美国,带向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

  特朗普在解释他退出《中导条约》的理由时又提到中国。这在舆论的意料之中。《中导条约》是美苏(俄罗斯)两个超级核大国签署的,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没有约束性。但中国在导弹、核弹等战略武器的发展上一直很克制,没有和美俄在核力量上一争高下的战略意愿。尽管如此,美国充满疑虑的眼睛仍始终盯着中国。

  中国崛起主要是由经济发展和民生建设推动的,军事力量、尤其是战略核力量从来没有在中国对外关系中扮演突出的角色。然而随着美国对中国崛起越来越猜疑,中国的战略风险不断上升,我们成为了美国霸权主义最主要的承受者和美国极限施压思维的主要冲击方向。华盛顿迄今每出台一个攻击性计划,中国几乎都是目标之一。

  中国今后也无需与美国竞争核力量的规模,但是中国核力量的增加速度显然慢于我国战略风险的升高速度。美国存在通过施加军事压力来协助其压制中国影响力的潜在企图。中国需加强防范这一风险的能力。

  我们不应成为介入美俄核竞赛的第三方,我们应针对自己国家安全面临的风险相应提高自己的核威慑力。关于这一点我们一定要高度清醒,不能抱有幻想,也不能畏首畏尾,过度在意华盛顿的态度。国家安全的钥匙我们一定要牢牢攥在自己手里。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