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澳智库报告立场先行且自相矛盾

  澳大利亚智库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近日发报告,宣称中国多年来派遣了隶属军方的数以千计科学家前往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大学,逐步建立起一个可大大促进中国军事科技发展的研究合作网络。报告还称,其中许多人隐瞒了他们隶属军方的背景。

  这份报告显然在迎合西方对中国崛起的焦虑情绪,配合美国当局打压中国的战略,为华盛顿越来越露骨的限制中美科技及教育交流推波助澜,同时为更多国家呼应美国的行动做舆论造势。

  ASPI报告的论述充满自相矛盾,极其荒谬。比如它重点分析了中国国防科技大学教师和科研人员的对外交流活动,指出该校研究生院院长王振国与外国科学家共同发表了18篇研究报告。请问,王振国的身份隐瞒得了吗?还有,王振国与外方共同发表研究报告,外国科学家就肯定比王的水平高,中方因此就占了便宜吗?

  美澳一些智库和媒体近一个时期的表现正在颠覆很多中国人对它们“学术自由”及“客观报道”的认识。它们的政治化及意识形态化的程度令我们非常吃惊,立场先行、为一个充满偏见的论题硬凑材料是它们炮制报告或报道时相当一致的套路,它们是践行美国国家战略或澳大利亚配合美国战略的“死忠”斗士。

  因中国崛起而产生的危机感正在让美澳的一些政治、学术及舆论精英丧失部分理性。他们相信中国的产业和技术进步是不正常的,非“偷”而不能实现。他们不想一想,与中国大陆同种文化或相近文化的台湾、新加坡、韩国和日本都能够实现的科技进步,为什么中国大陆就应该做不到,而只能“偷”来呢?

  21世纪的时代特征就是开放性。其实发展起来的中国,依然落后于西方,只是彼此的差距缩小了。而差距缩小本来就是全球化的最大题中之义。希望西方全面且绝对地引领世界,其他国家都作为殖民地,像卫星国一样环绕着它们,抱此愿望的西方精英最好穿越回19世纪去。

  中国对基础教育及科研的投入都在迅猛增长,看看中国年轻学生在世界数理奥林匹克竞赛中的表现,再看看中国的大学本科生及研究生人数、中国每年的论文及专利总数,就知道中国实现一些科技进步的前期铺垫已经多么雄厚。

  傲慢与偏见正在搞乱一些西方精英的心智,他们的种种论述实际在论证一个荒谬的假设,那就是中国发展是“可以遏制”的,而且整个西方世界的公众会愿意为了这个目标走向一个完全割裂的世界,牺牲他们自己无数的切身利益,面对各种不确定性和风险。

  要知道,中国的人口比西方国家加起来还要多,中国的工业部门已是全世界最齐全的,中国的巨大市场被无数西方企业垂涎。

  澳大利亚作为美国亚太地区的盟友之一,因美国强化对华防范而受到华盛顿的更多重视,一种受宠若惊的心态出现在部分澳精英中间。他们对效力美国对华战略非常积极、激进,本与中国没有冲突的澳大利亚不断自发站到“抵制中国渗透”的最前线。澳智库发布本文所述最新报告,堪称同一心态的表现。

  报告起草者显然不了解中国军工科技的发展体制,也不了解中国军队科研工作者的使命。实际上中国国防科研基本已经非军队化,甚至不断民营化、市场化,传统军工科研机构大量参与民用科技研究,这些趋势性的动向都被澳智库忽略了。

  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应当为自己发布这样一份先入为主、胡编乱造的所谓研究报告而感到羞愧。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