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请尊重14亿人的治理探索,好吗

2018-11-27 19:19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一个自称来自新疆“再教育营”、名字被外媒翻译成米娜的新疆女子在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向各国记者哭诉自己的遭遇,宣称自己待的牢房只有37平米,却关了68个人,3个月被折磨死9人。中国人一眼就看出这个女子在撒谎,一定是有什么人在教她这样说,她可能是想获得在美国的难民拘留资格,或者是有人向她许诺了别的好处。

  环球时报记者参观了两处新疆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它们完全不是米娜描述的样子。那里是帮助学员去除极端化思想,学习文化知识,并帮助他们掌握回归社会所需职业技能的学校,而不是监狱。而且即使中国真正的监狱,也不是米娜描述的样子。她居然说自己还坐了“老虎凳”,她的这一想象力显然也受到了西方一些激进批评者的诱导。

  令我们感到困惑不解的是,米娜编的这些故事,现场的西方记者都当成真的去听,而且竟然也没有人质疑,既然“再教育营”这么恐怖,米娜又怎么能够逃得出来而成为“幸存者”呢?

  很显然,一些西方媒体特别喜欢听米娜讲的故事,而且那也是他们需要的故事,当他们把这些故事传播给西方社会时,也会得到他们希望要的反馈。妖魔化中国在西方传播界形成了一个产业链,对中国的事情或者进行极端化定义,或者捕风捉影,甚至借用被采访者的口进行捏造,这些都经常发生。在当下的西方社会,纠正对华错误报道的力量非常微弱。

  中西意识形态隔阂在加深,这是双方都需要探讨原因并采取必要措施加以抑制的。中国希望加大对外开放,西方也欢迎中国进一步开放,而不断激化的中西意识形态冲突显然与双方的上述意愿南辕北辙。

  中西政治制度不同,又有着不同文化传统和历史经验,彼此的社会治理必然有很大差异。然而双方对对方社会不应有常识性误判,现在这个问题大多发生在西方对中国的认识上。

  首先,中国的经济社会进步在真实发生,人权的经济、法治基础都在不断改善,而且中国作为有相当高开放度的国家,不可能是一个恶意侵犯人权的社会,那样在国内就不会被接受,国际上也交代不了,专门与人权过不去,图什么?

  西方指责中国大陆侵犯人权的例子,大多发生在三个领域,一是中国的异见人士涉讼,二是边疆少数民族地区治理,三是个别同时非法拥有外国和中国国籍、或者入了外籍但仍生活在中国的人。中国大陆被指侵犯人权时,几乎都在追求一个我们社会的正义目标,它们分别是维护社会秩序及稳定,制止极端的民族分裂及暴力恐怖主义活动,阻止挟洋自重、威胁中国国家安全,等等。

  在这当中,中国治理大的目标无疑是善意的,但由于中西治理上的较大差异,一些西方人就会看着中国的做法不顺眼,起了干预之心。

  我们不认为西方对中国的人权指责全都是恶意的,但必须指出,这些指责非常粗糙,带有很多偏见,缺少一些起码的设身处地体会中国难处的耐心。

  中国哪有一些西方人想的那么坏!这个国家整整30年没打仗了,而西方大国在这30年打了多少仗。中国的绝大部分精力都用来改善自己人民的生活,而且取得了民生的巨大成就。除了西方挑出来放大、夸张的那些例子,中国的和平与发展哪是一个大规模侵犯人权国家的基本面!

  在人权对话中,中国总的来说是尊重西方的,对西方的人权观,我们并没有全拒绝,而是在与中国实际的对照中甄别、消化。但西方一些人的确不够尊重中国。比如在新疆问题上,我们反复说,在新疆恢复和平稳定是人权建设的最大当务之急,这么浅显的道理,西方有多少人听进去了呢?

  中国有近14亿人口,比西方总人口都多。想想西方现代化过程中有过多少苦难、战乱,而中国最近几十年在以大的和平面貌往前走,这是多么艰难、伟大的一件事。请尊重中国发展的成就,尊重14亿人的愿望,不要再把我们的治理探索污名化。

责编:薛艺磊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