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与东欧比,东亚的相对宁静值得总结

  俄罗斯与乌克兰陷入新的冲突,西方国家和北约、欧盟普遍站乌克兰,形成基辅所获得的外交和舆论支持与俄罗斯国家实力之间的奇怪平衡。这种平衡维持了乌与俄已经持续数年的对抗。

  俄罗斯与乌克兰曾是沙皇俄国及苏联时期最亲密的兄弟,正因为当时的亲密,已经难分你我,二者分家是苏联解体最扯不清的一对关系,兄弟反而成了冤家。俄乌的相互消耗给双方都造成了损失,西方对俄严厉制裁就是因乌克兰局势引起的,乌克兰将是俄的长期地缘政治之痛。而乌克兰因糟糕的乌俄关系所蒙受的损失就更多了。

  2014年以来,乌克兰丢了克里米亚,乌东部地区宣告“独立”,乌陷入实际上的分裂状态。

  俄罗斯遭受的看上去遥遥无期的制裁,以及乌克兰所经历的政治版图巨变未必都是注定要发生的。乌克兰的“橙色革命”,还有西方的干预,形成乌克兰、俄罗斯和西方之间复杂的政治力学关系,逐渐固定为上文所说的奇怪的平衡。

  值得亚洲人、尤其是东亚人庆幸的是,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我们这个地区虽然也有各种问题和矛盾,但没有出现欧洲东部的地缘政治溃疡。

  东亚的幸运在于,首先,这里很久没有出现严重的政治版图变迁了,而苏联解体和南斯拉夫解体两度冲击欧洲,都留下了难以愈合的伤口。南斯拉夫内战死了很多人,原苏联土地上先是发生了车臣战争,然后是格鲁吉亚战争,接着是乌克兰动荡,苏联解体的账至今仍在还。

  二是东亚及周围没有北约那样的组织,美国对东亚的控制不像在欧洲那样深入、全面,没有体系化。东亚虽有很多地区成员之间的纠纷,但这一地区的主题一直是和平发展,地缘政治斗争始终没能取而代之。

  三是东亚没有美苏对抗向美俄斗争转移的惯性。美国搞的北约东扩就是华盛顿对苏冷战的某种延续,乌克兰成为美俄斗争新的牺牲品。而东亚在冷战后大体是一张白纸,地区成员之间的矛盾相对各自独立,战略牵动力也要小一点。

  我们认为,亚洲尤其是东亚及邻近国家一定要珍惜本地区和平发展的另一种惯性,延续本地区成员之间相对温和解决纠纷的方式,不把自己搞成大国博弈的焦点,及时消解、管控纷争,不让本地区出现国际政治的火药桶。

  中国、印度、日本是印太地区的最大国家,前几年中日和中印之间先后出现较严重的摩擦甚至对立,但是那些导致紧张的问题最终都得到相应的管控,中日、中印关系双双回暖,非常难得。

  南海是近年新的热点,外部力量的干预很起劲,但是南海争端也成功实现了降温,菲律宾、越南等国都最终把和平发展置于了国家战略的首位,没有充当外部力量的战略玩偶,这样的清醒反映了东方的智慧。

  台湾地区现阶段的不确定性似乎最高,民进党当局使劲贴外部力量,有挟洋自重、走对抗中国大陆的激进苗头。然而刚刚举行过的“九合一”选举又展现了台湾社会似与这种苗头相反的一面,今后的情况有待观察。

  华盛顿已将战略重心转向亚洲,美国精英近来谈得更多的是印太战略,而不是欧洲。通常来说,实施战略需要抓手,如果东亚出现乌克兰局势那样的溃疡,会更利于西方大国战略的展开。东亚及周边地区的所有成员需要建立这样的政治警觉,防止因为一件什么事,脑子一热,铸成很长时间都难以扭转过来的错误。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