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用自强和更大对外开放应对新挑战

2018-12-07 15:15 环球时报

  华为看来正面临着其成为全球著名科技创新公司以来最严峻的考验。日本共同社7日的消息说,日本将实质性禁止本国政府采购华为和中兴的电信产品。美国动员盟国拒绝使用中国公司的高科技产品似乎取得了新的进展。而在此前一天,华为CFO孟晚舟女士被加拿大政府应美国法院要求“临时扣留”,引起轩然大波。

  自30年前诞生以来,华为一步一个脚印走上技术创新之路,直到今天成为拥有18万员工、研发人员占比近一半的全球科技巨头。之前除美国等个别国家限制其进入,华为足迹可谓在世界上无处不在。业界普遍认为,它的5G技术在某些方面站到了世界领先的位置上。

  然而最近两年,美国对华为的打压开始升级。华盛顿从限制华为产品进入美国市场延伸开去,要求其盟国与其协调行动,不在5G网络建设中使用华为设备。澳大利亚率先追随了美国,随后是新西兰,英国电信12月5日也表示不再使用华为设备。

  看起来美国的动员正在对它的一些盟国奏效,这显示了美国通过非市场手段排挤中国高科技企业的独特能力。

  华为将逆风而行,已然是这家中国高科技企业接下来注定要面对的挑战。这一挑战也是整个国家科技发展所面临挑战的缩影。

  与国企不同,华为是十分彻底的民营企业,意识形态色彩之淡,处在中国企业的“之最”行列。即使这样,它受到美国如此重的政治歧视和基于此的排斥,这反映了中国与美国及少数西方国家跨越彼此政治鸿沟的艰难。

  这条鸿沟越来越高度地缘政治化,地缘政治常常是一般政治的升级版,一旦被卷入,世界任何企业都很难游出那样的漩涡。

  解决华为的困境,大概需要两个方向上的努力。

  第一,华为唯有在技术上更加卓尔不群,更加不可替代,才能一定程度上消除来自美国的歧视。有的西方电信运营商现在就提出,华为是“目前唯一真正的5G供应商”,拒绝使用华为设备做不到,意思是要想达到应有的网络速度并且实现市场可承受的价格,就只能用华为设备。华为在技术上的进一步强大将会强化世界各国的这一认识。

  第二,中国需要通过扩大对外开放,缓解中美及中西的地缘政治或意识形态紧张。现实表明,缓和中美和中西关系同样是中国现阶段的核心利益之一。中国需要将捍卫传统国家利益与改善同西方的关系实现最大限度的协调,这会对中国企业走向世界经济的前沿位置更有帮助。

  有一种观点认为,中美已经形成战略竞争,缓和关系已无可能。这种看法首先是消极的。中国要和平崛起,要促进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中美关系和中西关系就必须包含一定的建设性。一时的问题和挫折不应该动摇我们的这一认识,逆风飞扬,首先意味着我们不能忘记自己的目标。

  美西方围绕所谓“中国渗透”的很多警惕和不满,是中国人完全没有想到的。这是两个相互陌生体系大规模交流而引起的摩擦。我们想说,这种摩擦是存在变成磨合的可能性的,中西双方都存在为减少对方猜忌而做适当调整的空间。改革开放需要解放思想,而解放思想的内涵要比改开初期更富有挑战性。我们相信,中国能够站得更高,看得更远,未来更加光明。

责编:李林芝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