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5年后感受十八届三中全会之重

2018-12-28 18:22 环球时报

  2018年作为改革开放的特殊纪念和实践的年份即将过去,这一年是发起改革开放的十一届三中全会40周年,又是拉开全面深化改革序幕的十八届三中全会5周年。40周年谈得比较多了,5周年有着极强的现实意义,值得在岁末进行继往开来的特别总结。

  中国刚开始改革开放时,国力较弱,被现代化浪潮抛在了后面。那时候的改革开放目标一抬眼就能够发现,共识也容易凝聚。十八大是中国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后举行的第一次党代会,十八届三中全会是对未来中国该不该坚持改革开放,如何改革开放的关键性谋划。

  成为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与1978年的中国有着截然不同的内外环境。从外部说,改革开放早期美国和西方为了维持在冷战中的优势,在战略上有求于中国。而到2013年,美国矛头直指中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已经紧锣密鼓,整个西方的对华心态不断改变。在国内,改革早期的短缺经济被大量产能过剩和经济结构失衡等问题取代,生态环境和公平缺失、腐败等问题成为公众不满的主要源头。

  早期的改革目标质朴而明确,那就是要发展生产力,而且那时全社会大都支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原则。2013年的深化改革要统筹的事情已经复杂得多,此时社会不同群体的利益已经分化,国家不仅要增大福利资源,而且增加资源的生产和分配方式都变得非常敏感。在国际上,我们从不断受西方舆论“表扬”变成了动辄得咎。

  我们多数人是很容易安于现状,一切“顺其自然”、得过且过的。中国上一轮改革的红利已差不多释放尽了,继续按老办法“改革”其实就是“不改革”。而真的深化改革开放又意味着新的风险,以及新的艰难。

  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历史功绩在于,它进一步凝聚起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决心,消除了中国社会围绕改开的某些疲态,跳出了越积越多的各种争议,把改革开放推向更宏大的愿景,并且制定了更加完善的目标和规划。

  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成为深改的总目标,深改的六大领域则覆盖了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所面临的新挑战。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深改方案一出来,社会就有强烈的预期:这些改革方案一旦落实,我们差不多相当于拥有一个“新的中国”。

  问题是,外部的态度如此复杂,内部又有利益多元化的牵制,全面深化改革开放实际上推得动吗?如今5年过去,就让我们从国家的宏观面貌上理一理吧。

  先看与经济相关的几条线索。中国经济这几年一直在调结构、去产能,增速有所放缓。但是今天与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前比,中国的综合经济实力在世界上的相对位置是否又前进了一大步呢?中国与发达国家的技术差距是否又显著缩小了呢?中国的环境与生态危机是否明显有所缓解呢?还有,老百姓的综合生活质量是否又有所提升呢?相信绝大多数中国人都会给出肯定的回答。

  2013年之前的几年,中国老百姓意见最大的是官员腐败和社会公平的缺失。这5年的反腐败成就世人有目共睹,恐怕用不着这里着更多笔墨了。那么说说公平,说实话这是个全球突出的治理难题,在中国也不例外。但中国这方面的情况是否比5年前有了很大进步呢?中国的社会公平已经比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都做得好,正在朝着更高水平努力,这个趋势是否越来越明显了呢?

  深化改革要以人民为中心,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对外开放不再是简单地利用国际资源促国内发展,而是要加强中外经济融合,处理好中国发展与外部利益的关系,实现共赢,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些既是新的思路,也意味着新的挑战。进一步的改开会在相当程度上是“逆风球”,是博弈。

  这是新的开创性的5年,是中国在全新舞台上展现勇气、构建信心、积累经验的5年。这5年告诉我们,中国改开不仅不会停下来,而且会随着环境和任务的变化进行难度升级。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着眼于党和国家的长远命运,主动扛起了这一历史责任,引领中国全社会焕发出新时代的进取心。

  5年的时间还有点短,但它足以帮助人们窥视一个时代的趋势,那就是:21世纪的中国不相信“中等收入陷阱”,不相信“停滞论”“崩溃论”等预言和诅咒。无论中国接下来的路有多曲折,中国是在爬坡上行,这一点已经越来越清楚了。

责编:李林芝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