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印度媒体须摒弃极端民族主义

  驻扎在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准军事部队14日遭遇自杀式爆炸袭击并致44人死亡后,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对这起袭击进行了严厉谴责。在表达愤怒之余,一些印度媒体将不满指向中国,宣称中国一直在庇护已对14日袭击表示负责的“穆罕默德军”,冲动地要求印度降低同中国的外交和经贸关系。

  一些西方媒体推波助澜,趁机挑拨中印关系,把报道此事的焦点从袭击本身移开,聚焦到中国因素上。

  印度一直认为,巴基斯坦国家力量支持了对印度发动袭击的组织,其证据是那些组织的营地处在巴控克什米尔等巴方地区。巴基斯坦政府断然否认支持恐怖主义,强调巴国是恐怖主义的更大受害者。

  另外,印度长期要求将“穆罕默德军”和其首领马苏德列入联合国制裁恐怖主义名单,目前“穆罕默德军”已经上了恐怖主义组织名单,但是马苏德个人依然没有被列入。印度认为是中国阻挠了上述列名问题。

  众所周知,中国痛恨恐怖主义,坚决反对、谴责各种形式的恐怖主义活动,每次印度发生暴力袭击时,中国都同情印度,支持、声援其反应措施。无论中国官方还是舆论,都没有拿那些袭击发生的深层原因做过说辞,没有以此偏袒过极端分子,对是非的判断打折扣。

  联合国对恐怖组织和个人的列名问题,有一套严格程序。印度的要求可以理解,但是印度不能有说一不二、要求什么就实现什么的任性。列名事项随着事态发展与印度的要求是相吻合的。事实上,当年中国新疆的“东突”组织被列入联合国1267委员会的恐怖主义名单也经过了一些周折,直到今天中国要求将一些具体人列上该名单,也不都能够如愿。

  我们注意到,14日的袭击发生后,印度官方并没有将此事朝中国的方向引,但是一些印度媒体则信口胡言,释放出激进的民族主义情绪。印度舆论场上民族主义的燃点很低,膨胀起来十分放肆,不能不说这是自我娇宠、同时又被西方宠坏了的亚洲最狂妄自大的民族主义之一。

  印巴关系长期不好,间歇性出现危机,中国希望在与印度发展友好合作的同时,保持同巴基斯坦的良好关系,这是我们的基本权利。印度社会则希望中国在印巴发生纠纷时选边站到印度一方,否则就是对印度不友好,这样的非理性强势既无国际公理的依据,也无实力支撑,它给一些印度人带来挫败感,但这不是中国的错。

  近十年来,美国期待新德里担当牵制中国崛起的一支重要力量,印度政府清醒,坚决保持着战略自主。但印度一些媒体则陶醉在了美国等对印讨好的言辞中。媒体塑造舆论,舆论引导受众。印度媒体中的极端民族主义情结势必影响到印度社会评价中印友好关系的坐标。中国很尊重印度的利益和感受,从不在印度面前展示强势,更不向印度主动发难,但印度舆论经常对中国口诛笔伐,将中国置于对立面。长期以来,印度媒体在中印关系发展中总是扮演着无事生非、小事搞大、大事炒热的离间作用。

  “惩罚中国”“抵制中国产品”,这样的声音不时在印度舆论场响起。这哪里像一个国家面对GDP四五倍于它的力量时舆论应该有的理性态度。印度与中国的实力差距比中国与美国之间的实力差距大多了,但印度媒体对中国可比中国舆论对美国张狂多了。2017年夏天,印度军队竟悍然越过边界进入中国洞朗地区,印度舆论几乎在狂欢,完全忽视了那对印度意味着的风险。

  希望印度舆论冷静下来。作为一家中国主流媒体,我们在这里重申,中国尊重印度的利益和权利,尤其是,我们坚决支持、声援印度打击恐怖主义的努力,发展中印友好合作是中国坚定不移的态度。同时我们希望印度媒体摒弃对极端民族主义的附和及操弄,实事求是地看待中国和中印关系,推动两国关系沿着理性的轨道前进。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