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把党建搬到网上,成功是最好的评分

  为加强党建,中宣部推出了供全国党员使用的App“学习强国”,该App上线后迅速被大量下载,在有的App商店里下载量超过了微信和抖音。近日一些西方媒体的报道说,这款App是阿里巴巴的一个项目团队开发的,并以此宣扬中国民营企业与党和政府有着“不寻常的关系”。

  这样的报道充斥了意识形态偏见,凸显了那些西方舆论机构评论中国事务时立场先行的严重程度。

  首先,中共是个大党,又在中国长期执政,执政党声音的传播对社会治理有关键作用。而党建工作需要与时俱进,“学习强国”把党建搬到网上,无疑是一种创新。该App很快被大量下载使用,说明它契合当前的党情、社情。在今天的中国,仅靠行政推力是不可能形成爆款级的互联网现象的。

  执政党推出这款App,不意味着它应当自己组织力量设计、开发它,而完全可以面向社会购买服务,委托一家成熟的公司做这项工作。这是世界上的通用做法,西方国家的政府和政党也都有面向社会的大量服务购买。

  阿里巴巴有成熟的网络技术,并且向全社会提供服务。如果确信它的一个项目团队帮助实施了“学习强国”的开发,从世界的角度看一点也不特殊。向中宣部提供一项服务与外媒宣称或暗示的它“与中国政府有特殊关系”,完全不是一码事。

  西方大公司哪一家没有与政府合作过呢?美国总统的“空军一号”就是波音制造的,这能算是波音与美国政府“有特殊关系”并且“受政府的影响”吗?

  客观说,所有超级规模的公司都注定与政府打交道,因为公司做到足够大时,更多履行社会责任就成为它的义务。另外现代政府在社会化大生产条件下,也必然有大量的公共服务购买,在挑选购买对象的时候,当然会选择实力和信誉俱佳的公司,这是常识,也是市场逻辑。

  西方一些人的思维就是:他们做什么都有道理,而中国只要做西方没做过的事情,都属于离经叛道。甚至我们做西方同样在做的事情,也可能遭到恶意的审视,被指别有用心。

  美国和一些西方力量给华为贴上“受中国政府控制”的标签,开辟了它们打击中国优秀民营企业的新战线。类似的诋毁操作不排除向更多中国民营企业扩大,形成了竞争力的中国民营企业可能成为新的目标。

  要西方舆论机构不找中国方面的茬,是做不到的。中国需要加强应对能力,让西方那些力量的发难起不了作用,达不到效果,这应是我们对付各种挑衅的主要方向。

  比如,西方舆论机构在西方社会的影响力不断式微,它们希望自己的挑衅对中国产生影响,受到重视。但我们偏要蔑视它们,任凭它们怎么说,我们认准自己的路,坚持自己的做事方式和节奏,晾它们。

  中国企业要坚持市场导向,苦练内功,西方舆论贴的那些标签并非都可以成为附在中国企业身上的魔咒。它们可以被驳斥、被打破,只要中国事情做得好,我们抵制西方舆论对我们的妖魔化必将越来越有所作为。

  搞好党建是完善中国治理的关键。治理好近9000万党员的超级政党,一点不比治理好人口大致相当的德国容易。莫说开发一款新颖的App,党建显然需要更多的工作创新,以及更加坚定地以实际效果为导向。迎着各种杂音,我们让自己不断变得成熟、强大,是最好的回答。

责编:薛艺磊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