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新西兰恐袭令人发指且非常危险

  新西兰基督城15日发生令人发指的恐怖袭击,被认为可能有同伙的一名持枪男子闯入当地两座清真寺,扫射正在做礼拜的穆斯林教众,至少造成49人死亡,另有很多人受伤。宁静的新西兰社会大概从未想到这样的噩运会降临到自己国家头上。

  这起恐袭尤其令人不安的是,凶犯是典型的白人至上主义者,惨剧虽发生在新西兰,但袭击者是澳大利亚公民,他自己公布了数十页有“宣言”性质的材料,充满了当下西方世界里白人极右翼力量的极端主张。他直播了自己的杀戮行为,叫嚣要保卫白人的土地,报复“伊斯兰入侵者”,捍卫“白人儿童的未来”。

  此外具有象征意义的是,他的杀戮发生在清真寺里,枪击的是正在做礼拜的穆斯林。他故意要让这次袭击看上去是西方白人对伊斯兰教的挑战。

  这场袭击里有太多西方世界里种族和宗教冲突的符号,近年风行西方的极右翼政治思潮无疑是刺激袭击者作恶的意识形态源头。西方世界没有能力管控这一危险动向,很多国家的政治在这种思潮中随波逐流甚至掀起大浪。

  新西兰枪击案肯定会在伊斯兰世界激起强烈愤慨,而无论在西方世界还是伊斯兰世界,都没有控制极端事件产生链式影响的强有力机制,借助冲突赚取政治影响反而常常被当成合法的游戏。

  前些年恐怖主义的表现主要是来自中东伊斯兰世界的的极端主义者攻击西方目标,新西兰事件则是反过来的,后者宣泄的是白人至上主义者要驱逐其他种族和宗教的激进情绪。如果让穆斯林的弱势悲情与白人至上主义的傲慢以恐怖袭击的方式相互清算,那一定将是整个世界的噩梦。

  处于强势的西方精英群体需要站出来,不仅严厉谴责新西兰的恐怖主义杀戮,而且要为引导西方世界彻底反思白人至上主义做出担当。白人至上主义不是孤立的意识形态,它广泛存在于对西方中心主义的宣扬和将西方“普世价值”向全球推广的各个领域。西方需要对全球化形成真正的包容,不能处处都将自己的利益放在优先位置,把各种西方元素的领先和优越看成是天经地义的。

  15日从基督城响起的枪声再次证明,不同种族、宗教和文化实现和谐相处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偏见、歧视、封闭,这些种族和宗教间常有的现象是多么危险。西方社会这方面的治理存在重大缺陷。它们经常指责非西方国家试图管控这些问题的积极努力和尝试,却对西方内在的危机估计不足。西方的政治体制决定了它们会短视地捡简单容易的办法做,但那其实是一种不作为。

  说到底,西方的体制是鼓励政治对抗的,宗教和种族冲突都带有一定的政治性。当西方高度繁荣时会自然产生一些润滑剂,当很多白人也感觉自己的生活被毁掉,又不断有政客告诉他们是移民抢了他们的奶酪时,种族和宗教对立就有了新的能量。社会更危险了,政客们更容易得势了。

  世界上有一些势力每天都盼着发生恐袭,对立越多,越符合他们的利益,那些四处制造对立的政客们在无形中帮助了这些势力,推动和谐的努力反而会被嘲笑。对抗常常被假以道义的名义,这是当今世界的悲哀。

责编:魏少璞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