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脸书传播杀人视频,它该担多大责任

  新西兰总理阿德恩17日要求脸书、Youtube、推特等社交媒体回答实施恐袭的嫌犯如何能在这些平台上进行杀人直播,这位女总理的愤怒得到一些西方主流媒体的同情。

  杀人嫌犯将他的武器照片和所谓宣言都发布到网上,并疑似用头盔上的摄像头直播了杀人过程。脸书等上述网络巨头都表示它们一直在努力删除血腥屠杀的视频,其中脸书表示在最初24小时内就删除了150万个视频,但是人们直到现在仍能从网上找到该视频,删除工作的效果显然是有限的。

  这已经不是第一起杀人事件通过脸书等社交媒体进行直播了,脸书因屏蔽有害信息不力而受到的压力尤其大,脸书从前几年的风光无限几乎突然转为这两年的动辄得咎,从被指受到俄罗斯等外国势力渗透,到泄露用户信息,不断更新的指责压得它透不过气来。

  美国和西方有它们的情况,我们不好就脸书等受到的批评做价值评价,但对美国社交媒体当下的窘境进行梳理,有助于我们更多了解互联网发展与管控之间的一些全球性问题和挑战。

  首先,社交媒体在改变人们交往的面貌,但在创造了方便的同时,它们的问题正一个又一个被引爆,不时触碰到包括西方社会在内各国承受力的底线。社交媒体需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这越来越成为世界性的呼声,相应的举措也在随着这些呼声被提出来,迫使社交媒体施行。

  第二,维护社会秩序、避免社交媒体成为各种反传统有害信息的传播平台等,是各国主张加强社交媒体监管的主要目的。这一点无论在中国还是西方,看来是相同的。

  第三,互联网与传统媒体不同,受众面极大,管理的难度更大,管理成本也更高。由于互联网的属性就是开放的,释放了人性的一些底色和弱点,管理必然意味着引导和限制,这与互联网的属性形成某种冲突。管理互联网很难做到像管理传统媒体那样高效,一些漏洞是不可避免的,这要求社会拥有对有害信息更强的辨别和承受力,以弥补管控能力的先天落后和不足。

  第四,如何管理互联网,总体看全世界都处于摸索阶段,而且这样的摸索有可能长期化。除了互联网先天开放的属性,网络技术永远走在前面,而且更新速度很快,监管不可能有一劳永逸的方法,只能跟在互联网技术的进步之后,这是另一客观原因。对摸索有难度,而且有一定滞后性,应当坦然面对。

  第五,互联网应该是干什么的?对在互联网上搭建经济平台,全世界都无疑议,但对于它发挥政治功能,各国其实都不太适应。英国2011年发生骚乱,抗议组织者通过社交媒体进行动员,遭到议会的猛烈抨击。这次实施新西兰恐袭的凶犯在网上搞杀人直播,发表宣扬仇恨穆斯林的宣言,更是引起上述新西兰政府对社交媒体的抨击。特朗普总统搞“推特治国”,在美国也是有很多批评的。

  第六,中国是这几年开展网络治理比较坚决的国家之一,中国这种治理的所有动机都在世界上普遍存在,与中国治理方式有关的争议其实是全球围绕互联网治理各种困惑和争议的一部分。总的来说谁也不知道互联网该怎么管,中国提供了管得相对“比较紧”的一种方案,现在的问题是,针对“紧点”“松点”都有不同意见。

  第七,今后的互联网管理大概会关注两个方向,一是确保互联网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功能不断释放,保持它的开放性。二是减少它给社会制造麻烦、严重误导社会意识形态的机会。哪个国家互联网管得好,恐怕要由互联网经济成就以及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综合成就来验证。这个过程中的主观评价将不会比客观的成果验证更加强势。

责编:王怡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