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西方围绕新疆的鼓噪为何收获惨淡

  西方舆论围绕中国新疆事务的鼓噪保持了持续的热度,美国《大西洋月刊》把之前关塔那摩关押20几名在阿富汗抓的维吾尔族战俘那件旧事都拿出来说了,揣测关他们那么久是因为当年小布什政府需要争取中国在反恐上的合作。

  最有意思的是,瑞典政府宣布将简化寻求庇护的中国维吾尔族人获得居留许可的程序。这个国家的警察去年曾把两名中国老人深夜抛在寒冷的郊区露天,现在他们要表达自己特殊的悲悯了。

  西方社会近年来在对待穆斯林、移民的问题上不断右倾化,表现为白人至上主义严重抬头,极右翼政治势力在一些国家的选举中攻城略地,还导致出了新西兰清真寺里杀戮穆斯林的极端事件等,厌穆情绪在西方舆论中越来越公开。与此同时西方舆论又盯上中国新疆事务,把新疆反极端化治理污蔑成针对穆斯林的迫害行动,夸张晒他们的同情心。

  西方舆论宣称一些无辜的维吾尔族穆斯林在新疆教培中心(他们将之称为“集中营”)中被迫害致死,但他们拿不出任何证据。不同的是,50名穆斯林在新西兰的清真寺里真的被白人至上主义者枪杀了,虽然那是澳大利亚籍凶犯的个人所为,但他的身后站着近年在西方疯狂蔓延的白人极右翼意识形态,美国的脸书社交网站因为缺少技术控制能力而事实上“帮助”他直播了枪杀穆斯林的过程。

  西方有一张能言善辩的嘴,还有一副排挤穆斯林移民和支持“穆斯林反抗中国政府”两头都能说成“道义”的虚伪姿态,西方那些精英从不认为自己存在价值上的混乱,而是对自己直言不讳、我行我素的行事风格充满自恋。

  不过我们注意到,西方虽然宣传机器音量很大,但对中国指责所产生的实际效果相当惨淡。西方舆论针对新疆编的各种故事和说辞总的来说属于泡沫消费。我们这样说是因为:

  第一,西方舆论这一轮的口诛笔伐未能影响时下新疆治理的当地环境,西方的声音已经构不成新疆社会氛围的一个元素。新疆各族干部群众不会对照西方怎么说来评判是非曲直,预测新疆的未来形势。

  第二,西方舆论对全球伊斯兰世界的影响也很有限,到目前只有土耳其在大突厥主义情结的支配下做了干预新疆事务的表态,其他穆斯林国家都没有跟随西方起舞,至今就新疆问题搞事的大体总是那几个西方国家,还有它们的舆论机构。几个平时持激进反华态度的议员又成了领头的。

  第三,西方试图通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向中国施压,但没有成功。围绕新疆事务的斗争延续了西方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屡战屡败、却又屡败屡战的记录。

  第四,据外媒报道,中方近日向西方驻华外交官发出组团访问新疆的邀请,之前已有至少两拨西方记者受邀前往新疆教培中心采访。中方在做好工作的同时,并没有关上与西方国家沟通的大门,这是中方大度和自信的表现。

  最重要的是,中国当下的新疆治理是实事求是的,对各族人民群众负责任的,也是对帮助受极端化影响的人充满真诚的。而西方一些力量攻击新疆治理,受到了在地缘政治上排挤中国意愿的驱动。那些力量的恶意在与新疆治理的善意做博弈,邪不压正,所以他们使出浑身解数,又能奈新疆治理何?

责编:王怡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