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乌克兰大选,能阻止国家动荡下冲吗

  乌克兰星期天举行总统大选,喜剧演员泽连斯基只在连续剧中扮演过意外成为总统的经历,毫无实际从政经验,却在民调中大幅领先于现任总统波罗申科和前总理季莫申科。不过他的支持率也不到30%,乌克兰进入第二轮总统选举投票是高概率事件。

  曾经是前苏联工农业都最发达加盟共和国之一的乌克兰,如今已经沦落成欧洲最贫穷的国家,是苏联解体后转型最不成功的国家之一。现任总统波罗申科是该国巧克力大王,他2014年上任时支持率很高,如今却被41岁的政治素人泽连斯基抢了风头,这反映出乌克兰社会对国家无法走出长期危机的严重焦虑和迷茫。人们总是寄希望于发生某种奇迹。

  这个国家被一系列深刻的危机所困扰,过去雄厚的重工业和军工业底子是前苏联生产和市场链条中的一部分,如何消化链条的绷断已经是巨大挑战。但偏偏乌克兰没能处理好自己与俄罗斯和欧洲的战略关系,导致沉重的历史问题爆炸,东部部分俄语居民有组织地反叛并倒向俄罗斯,整个国家深陷政治动荡。

  乌克兰的问题完全不是奉行民主制度和换个领导人所能解决得了的。新领导人总是带着漂亮的承诺而来,但他们手里没有能够撬动国家问题的真正杠杆,从而成为在国家危机不断发酵中沉浮的过客。

  有几个根本性的困难绊着乌克兰,使这个国家无法奔跑起来。

  一是乌克兰掉入了西方与俄罗斯十分深刻的地缘政治冲突。开始时两边都很重视它,基辅选择了单边倚靠西方的战略,导致俄罗斯的激烈反制。乌的治理实际上已经瘫痪,它成为了西方与俄倾倒各种对抗性情绪乃至政治垃圾的地方,两边都不再顾及乌克兰衰落可能对欧洲的负面影响。

  二是乌克兰没有资源,原有的经济基础很依赖良好的内部秩序和国际秩序。现在俄罗斯停止了能源的优惠供应,西方的资金援助杯水车薪,原有重工业所赖以存在的生产和市场链条分崩离析,这使得乌克兰重建经济缺少突破口,经济状况的不断恶化与政治动荡交叉感染。

  三是这个国家有4200多万人口,却缺少政治和经济的独立自主能力,而且社会对来自某个方向的外部支持始终抱有幻想,目前瞄准的是西方支持。但它太大了,西方对乌的援助只能是应付性的,用它来鼓舞乌克兰帮欧洲挡住俄的影响,他们不可能对乌克兰的繁荣负责。

  四是乌急需能够把全国凝聚起来的政治力量,但乌目前的体制恰恰将政治权威分散化了。一位领导人必须先把经济搞好了,让选民们得到实惠,他才可能有推动大型改革的能力。但现在没有国家治理的方向性调整,不经历一些政治上的痛苦,经济出现起色几无可能。这种逻辑上的拧巴导致乌克兰很可能会延续动荡和沉沦。

  乌克兰从前苏联最富庶的加盟共和国之一沦落为当前的状态,苏联解体快三十年了,仍然没有调整成功的任何迹象,足以成为国际政治中的一个重点样本。别的国家经历了一次颜色革命,乌克兰却经历了两次,它的政治民主化程度在独联体里堪称是最高的,但又是国家失去方向感最严重的,它给世界提供的教训真是太多了。

  2014年时任乌克兰总统直属战略研究所国际关系主任扎克哈诺维奇先生对环球时报记者组用这样一句话总结乌克兰的教训:当一个国家从苏联式传统社会主义模式向现代社会治理模式转型时,一定要保持国家对这个过程的控制能力。可惜的是,乌克兰在这一点上输给了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阿塞拜疆等许多前苏联共和国。

责编:薛艺磊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