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用恐怖主义描述国家力量,这不合适

  美国总统8日宣布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这是美国首次将一个主权国家的武装力量定性为恐怖组织。伊朗随即做出报复,将美国中央司令部及其所有附属部队列为恐怖组织。

  华盛顿这样给外国的国家武装力量贴标签,是不严肃的。恐怖主义这个概念最早被西方使用,后来其他国家大体支持了这一定义,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广泛使用了它,在这个概念中凝聚了一些很重要的国际共识。美国滥用这个词汇,将它工具化,打击自己不喜欢的国家,是对这种共识的一种破坏,也构成了对整个国际社会的不尊重。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有12万多人,那些人按照伊朗法律服役,把这支武装力量整体列为恐怖组织,也是对那些军人人格的羞辱。

  美国当下的中东政策十分激进,几乎颠覆了过去几十年政治进程留下来的全部积累。用实力压服所有反抗,这似乎就是美国新中东政策的基本信条,也是它纵容以色列接下来去做的事情。美国自诩是西方民主社会的标杆,但它的国际观却渗透着如此彻头彻尾的强权主义,这很扭曲。

  然而美国和以色列怎么可能压服整个中东,美国挑动中东国家之间争斗又怎么可能长期按照华盛顿的剧本走下去。很多人担心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会成为中东动荡又一新的催化剂,美以同样是潜在的受害者。

  很多分析认为,华盛顿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列入恐怖组织,就像日前美国宣布支持以色列对戈兰高地拥有主权一样,有策应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9日的选举中实现连任的短线意图。这让人想到,西式选举制度向中东和平又一次释放了破坏力。

  近年来,中东局势总体上是降温的,伊朗核协议是促进这种降温的重要线索之一。特朗普政府将中东局势搅翻,用实力规则重新塑造中东秩序,其战略收益高度不确定,其可延续性同样是不确定的,我们甚至高度怀疑这样的政策是否经过了严格论证。它至少在相当程度上更像是对美国选举形势进行评估的即兴之作。

  在中东这么敏感复杂的地区进行领土调整,开展触动区域地缘政治格局的政策大摆动,而做这一切的主要依据是对一次选举是否有利,这不能不说是对历史沉淀力量表现出的一种轻率。

  强大如美国,其实也经不起一场泥潭式危机的折腾。这方面历史上有过很多教训。客观说,没有什么力量能够彻底理顺中东,那一地区是各种野心的坟墓。中东需要劝和促谈,以及维持现状的耐心。美国去中东展示自己的力量和说一不二的派头,很可能选错了地方。

  其实在世界各地,美国的力量可以产生很大的威慑力,但它未必能成为实际有效的解决力和征服力。因此保持克制对美国这样的大国来说同样至关重要。

责编:王怡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