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阿桑奇被抓是西方双重标准的定格

  “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11日在伦敦被逮捕。厄瓜多尔政府停止了对他长达近7年的庇护,该国驻伦敦大使馆“邀请”英国警方进入使馆大楼将他带走。阿桑奇有可能最终被引渡到美国受审。

  阿桑奇2006年创办了“维基解密”网站,不断披露各国机密文件。尤其是该网站2010年披露数十万份美国政府的文件,名声大噪。华盛顿对阿桑奇控以间谍罪,瑞典政府则控他犯有强奸罪,他2012年假释期间跑入厄瓜多尔驻伦敦大使馆。

  如今拉美不再是左翼政治的天下,厄瓜多尔提出了一系列结束庇护阿桑奇的理由。美国对阿桑奇不再提间谍罪,而是指控他非法入侵政府电脑。当从厄瓜多尔使馆被英国警察拖出来时,47岁的阿桑奇满头白发和白胡须,一副苍老的样子。他接下来大概凶多吉少。

  阿桑奇显然是一个无政府主义者,他要“揭露一切”。他给很多国家政府都添了麻烦,但他的不幸在于,他给美国惹的麻烦最多。在很多国家的官方不知道该对他采取什么态度时,华盛顿断然站了出来,把他定性成一个互联网世界的罪犯。

  事情的真正看点其实就在这里。新闻自由和互联网信息自由这样的大旗美国一直举得最高。通常情况下,“新闻自由”以及“异见斗士”现象打击的往往是非西方国家的治理,信息披露对美国的杀伤力相对较弱。如果“维基解密”的多数矛头对准的是中国、俄罗斯、伊朗这样的国家,美国与其主要盟国一定会高声喝彩,不仅不找阿桑奇的茬,大概还会把他捧为“反抗专制的英雄”。

  偏偏阿桑奇缺少“政治头脑”,他是一个理想主义色彩浓厚的无政府主义者,同样热衷于对抗,但他远不如美国和西方攻击的那些国家里的异见人士聪明。同样是爆料,同样被某个国家指控违法,但有的人可以一边坐牢一边被西方授予诺贝尔和平奖以及各种荣誉,而阿桑奇却被西方国家联合追捕,他成为了全球反抗者中输得最惨的人。

  阿桑奇的悲剧印证了两层逻辑。第一层是,没有一个国家会允许互联网上的活动冲击该国的法律秩序,绝对的信息自由只能是一些人的向往,它不太可能在今天的世界里被无障碍地实践。信息自由与法律秩序存在难以调和的矛盾,围绕这个问题的认识和破解,人类将长期纠结下去。

  第二层是,各国政府对“新闻自由”的态度都是坚定以本国政治利益为出发点的,它不是道义决定,而是立足于国家治理的价值判断。不仅“新闻自由”是这样,各国的整个价值体系也都以本国利益为中心,不可能追求真正的普世性。

  斯诺登做的事情和阿桑奇不同,但他们的爆料都引起震动,都打击了美国的形象。斯诺登在被美国通缉的同时,被很多国家的网民视为英雄。其实阿桑奇和斯诺登一边披露信息,一边揭露了当今世界正义与非正义的价值体系的真相。

  美国该不该引渡阿桑奇,我们不做评论。但是美国别总搞双重标准,一会追捕在舆论场上挑战了它的斗士,一会又把非西方大国里的异见人士捧上天。整个西方也是一样。如果它们能够态度统一一些,至少不要双重标准得那么张扬,这个世界会少点混乱。

责编:王怡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