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台湾谁当选不是台海局势的决定因素

  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17日宣布参加2020年台湾“总统”选举,这将进一步增加那场正在到来选战的戏剧性。国民党和民进党的党内初选激烈且充满变数,而到目前为止韩国瑜是否会被国民党“征召”参选仍是未知数。

  郭台铭曾是台湾首富,也是世界著名的企业家,在台湾颇具影响力。此外他虽然加入国民党已有50年,却实为政治素人。他的集团在大陆设厂最多,据称雇有逾百万大陆工人。同时他与特朗普总统有良好关系,后者入主白宫后,鸿海集团宣布在美国大举投资,兴办工厂。

  郭台铭17日表示要支持两岸和平,台湾舆论的最初分析是,他的民调支持度与韩国瑜大体相当,但都远高于蔡英文。

  如果郭台铭明年成为台湾地区领导人,两岸紧张关系将会出现缓解,对短期内的台海局势很可能产生转折性意义。不过国民党的初选是个复杂游戏,国民党与民进党2020年的竞争形势还有柯文哲这一特殊第三方变量,郭台铭的“问鼎总统之路”将会是曲折的。

  大陆方面不宜对台湾选举能够提供抑制“台独”的力量抱太高期望,要看到,政治体制本身决定了政党轮替将在台湾不断发生,导致岛内的两岸政策间歇性变化。陈水扁闹了8年,马英九执政结束了那段动荡,但蔡英文又把台海紧张带了回来。无论谁在2020年当选,上述政策轮回都极可能延续下去。

  所以说谁在明年胜选对短期的台海局势有关键意义,但从长远看,它又不那么重要。它无非是挑战与局势缓和哪个先来哪个后到的区别。台湾的体制决定了,国民党和民进党都不太可能在台湾长期执政。

  大陆必须通过力量建设和准确的对台政策不断强化北京对台海局势的主导权,这是我们处理台海问题的根本之道。从1996年爆发台海危机直到今天,20多年过去,大陆历史性地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第二军费大国,台湾当局破坏台海稳定的能力大规模萎缩,美国干预台海事务越来越困难,这是台海局势变化的总方向。

  从历史的宏观角度看,也只有上述力量格局的变化能够对台湾问题的走向产生实际的塑造,台湾内部的政治游戏越来越无关紧要,它们当时可能很热闹,但都将被历史忽略。所以大陆方面无需为那些游戏分散过多精力,我们应当更多专注于实际紧要的事情。

  台当局少惹些麻烦当然好,但是碰上激进的民进党当局,真的未必就是很坏的事。因为大陆总要致力于有助于吸引和强制实施统一的力量建设。台当局温和,会让这个任务从容些;台当局激进,则这个任务紧迫些。但不管怎么说,大陆该做的事情一件也少不了。

  所以大陆欢迎愿意与我们共同维护“九二共识”的力量在台湾执政,如果下届台当局继续当前的激进政策,甚至更加极端,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它无非要求我们把今后该有的举措早一点拿出来。在大陆、台湾和美国三方的博弈中,最不怕台海摊牌的一方显然是中国大陆。

  我们认为,大陆对台湾选举应越来越不持倾向性,它是我们基于实力的自信,也应逐渐完善相关的政策配套。

责编:李林芝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