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香港年轻人要清醒从何处来,向何处去

  香港骚乱中的主力是年轻人,有不少还是大学生,他们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吗?未必。

  在一个群体感受到不如意和困惑的时候,“民主”“自由”这些口号往往会成为他们空虚的充填物,通过上街闹事发泄情绪也仿佛有了神圣的意义。他们很难意识到自己成了政治学意义上的“乌合之众”,在被极端政治势力的利用中干出一波又一波蠢事,毁的是他们自己的集体未来。

  香港最激进的示威者打出美国、英国的国旗,学当年日本人骂中国内地“支那”,用汉奸流氓相搞挑衅,这是一种精神上的自我流放和破罐子破摔。

  总的来看,香港激进示威者们在自己“从哪里来”的问题上陷入了糊涂和虚无主义。他们有些真的不了解历史,或者对历史的了解程度难以参与对他们的价值塑造。有些虽知道一些历史,但殖民主义的文化惯性不断冲击着他们的国家认同。他们拒绝从自己的人种和文化属性中汲取人生的力量,反而舍本逐末,幻想自己是西方的一部分。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种集体市井主义。香港在港英时期开掘了当时的地缘优势,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在经济上将中国内地甩在后面。这使一些人产生了远非局限在经济上的优越感,对香港繁荣的认识也不全面,当改革开放促使中国内地快速崛起、东南沿海大幅缩小与香港经济差距时,一些港人在心理上不适应,部分年轻人将个人前途面对的挑战归咎到了回归上。

  那些参与激进示威的年轻人深信香港文化比内地的“先进”,香港经济上的发达应当自然延续,他们享受在这个地区更加高水准的生活也应是天经地义的。他们理解不了中国内地崛起的必然性,同样理解不了香港年轻人需要在全球大变局中通过艰苦打拼创造自己这一代的未来。

  香港的年轻人应该向何处去,一些人在彷徨中找到一个刺激的答案:绝对民主。这个目标可以不动脑子,只要打开手机就满屏都是。而且有西方的鼓动、带节奏,到街上与警察对峙,向警察扔砖头、射弹弓,干着这些以前香港人不曾干的事情,他们有了跟西方更加靠近的幻象。

  如果有上街闹事就能搏来的未来,走向繁荣该是多么简单、好玩的事情。从乌克兰到中东再到南美,有很多地方都闹了,有的还真“闹成功”了,然而哪个地方年轻人的命运改变了?美好的前途从此向他们展开了?

  年轻人的未来都嵌入在社会的发展中。香港年轻人人生的质量取决于他们能否追赶上整个区域最为活跃的发展浪潮。而不仅东亚、整个亚太地区发展的最大火车头就是中国大陆。

  香港幸运的是,它的回归赶上了中国的全面崛起。整个亚洲、乃至世界都在加强与中国的联系,努力让它们各自的经济与中国经济更紧密地互动。此时的香港获得了得天独厚的优势:“一国两制”既让它得以高度自治,又让它成为利用中国内地发展的近水楼台。

  这就是香港年轻一代走向未来的清晰方位和路标。香港贫富差距拉大,房价高企,这是全世界发达城市的通病,但是祖国不是这些问题出现的原因,而是香港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时寻找资源的大后方。在就学、就业、置业等方方面面,内地都陆续给了香港人国民待遇,香港年轻人的天地本应十分广阔,他们是大有作为的一代。

  非常遗憾的是,由于内外种种原因,香港和香港年轻人的优势被抹黑成了劣势,香港一些年轻人偏离了人生奋斗的主航道,被极端反对派和西方势力领向了政治斗争的礁石区。他们陷在其中,找不到出来的路。

  我们希望香港能够最终内生出关键的视野和辨别力,与国家对香港的帮助、引导不断契合起来。年轻人们找回方向感很难单独形成,它必须、也只能是香港政治形势不断优化的结果。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