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谴责对记者施暴,这不是政治,是良心

  环球时报旗下环球网记者付国豪13日夜间在香港机场采访时被激进示威者非法拘押,并遭到捆手、殴打等暴力对待。付国豪后被香港警察救出送往医院。

  我们强烈谴责香港激进示威者对内地人以任何理由施加暴力。就在付国豪被非法拘押之前几个小时,另一名内地旅行者在香港机场被暴徒们攻击。作为连接外界最重要通道的香港机场成了示威者疯狂攻击内地人的地方,那些激进者既是在挑战法律,又是在严重侵犯人权,同时他们还在以极其恶劣的方式打击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及国际航运中心的地位。

  而最新受到攻击的付国豪是一名媒体记者。保障执行采访任务的记者的人身安全,不对他们施加任何伤害,这是文明社会应当恪守的基本道德原则。香港的激进示威者将他们的暴力冲动针对一名媒体工作者,这是一种耻辱。

  一些人随后恶意编造付国豪“用刀捅人被示威者抓住”等谣言,甚至质疑付国豪的记者资质,试图以此为对他施加暴力的行为开脱。我们注意到,有个别的媒体人和机构在帮着传播、呼应这样的强词夺理,这让我们尤其感到遗憾。

  我们理解,媒体和媒体人有着各自的价值观,这会影响他们看待香港局势的立场。但我们认为,反对对记者的人身实施暴力,以及反对对任何人非法施刑,这应当是超越不同立场和价值观的全世界媒体人的共同态度,这一态度应当是纯洁的,也是应当可以在香港时下这种纷乱局势中能够立刻甄别出来并加以坚持的。

  一些人用付国豪在事发时没有带记者证说事。首先,他是不是记者,都不该被捆手、围殴。再者,记者是与风险共舞的职业,如果支持上述狡辩,对媒体从业者的安全将构成巨大威胁。

  事实上,星期二夜里,付国豪被非法拘押的时候,他的资料就迅速在网上传开,他的记者身份及时得到多种佐证,但这并没有促使激进示威者解除对他的非法拘押,他最终是警察与救援人员奋不顾身营救出来的,直到他被用担架抬走时仍被激进示威者追着打。

  我们认为,无论持什么立场,各家媒体都不应将付国豪事件引入别有用心的细节争论,而冲淡激进示威者对他非法野蛮实施暴力这一最重要的焦点。这样的暴力是不能允许的,这应当是内地和香港、乃至全世界媒体人的共同呼声。

  我们真诚并强烈呼吁所有关注了此事的媒体人都走出自己的政治立场,直接站到付国豪被捆手殴打事件的原点上,一起捍卫我们记者安全采访、不受人身伤害的权利,捍卫一个普通人不因受到某种怀疑而在一个激烈的现场被捆起来暴打的权利。

  这个原点对我们记者来说,它今天是香港的示威现场,明天就可能是一场战争的交火线附近,一个民族或宗教冲突的深度动荡区,一个毒品活动猖獗的重灾区。我们要告诉这个世界:无论你们那里在发生什么,彼此有什么深仇大恨,请不要伤害走到你们身边的媒体记者。

  我们坦承,环球时报反对香港发生的无休止的激进示威,但这不应当是环球时报和环球网记者在香港暴力示威现场比西方媒体记者更加不安全的理由。捍卫这一原则和权利不应当仅仅是环球时报的事情,我们认为呼吁其他媒体参与谴责对环球时报记者施暴,这不应对我们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围绕付国豪事件的道义逻辑链非常清晰,法律层面就更清楚了。非法拘押和殴打任何人都是不能允许的,对记者这样施暴,尤其令人发指。任何人和任何机构都不应该通过文字游戏等方式混淆视听,为针对付国豪记者的暴行开脱、辩解。这里首先不是政治,而是良心。

责编:刘婕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