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海明:“特朗普经济学”或将难产

2017-06-23 00:54:00 环球时报 梁海明 分享
参与

  自特朗普出任美国总统之后,他推行大规模基建计划、大规模减税方案、制造业回流美国以及实施贸易保护主义的经济政策,被一些人冠之以“特朗普经济学”。

  毫无疑问,无论是增加政府开支进行基建,还是减税政策,均能刺激美国股市、商业信心指数节节上升。事实上,特朗普今年1月上任以来,衡量美国大盘股的主要指标——标普500指数已上涨7%,美国股市另一最具代表意义的市场指数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更上涨10.7%。股市一片欣欣向荣,令市场沉醉于“特朗普经济学”的蜜月期之中。

  虽然“特朗普经济学”利好股市,但最终能否振兴美国经济,甚至能否推行下去,均让人难以过分乐观。

  其一,大规模基建计划虽好,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特朗普抛出1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重建计划,希望以此提振实体经济。然而,如今美国债务高达20万亿美元,相当于美国GDP的106%,美国国债到2027年最少会增加到30万亿美元,届时国债占GDP比重将高达200%,较曾经爆发债务危机的希腊还要高。在债务已达警戒线的情况之下,特朗普冀加大发国债力度来解决1万亿美元的融资问题,路已不通。

  其二,大规模减税方案吸引力并不大。特朗普日前将公司税税率从35%大幅削减至15%,冀此吸引包括全球各国企业赴美投资开设公司。但美国15%的公司税率未必有足够大的竞争优势,不少企业更喜欢将企业注册到开曼群岛、英属维尔京群岛和百慕大群岛等10个海外“避税天堂”,这些避税天堂根本无须缴纳企业所得税、利得税,基本上是零税率。

  不仅如此,避税天堂的公司法对公司派发股息规定普遍较松,公司既可从利润中,也能从股份溢价账中给股东分派股息,公司大小股东对此都非常乐见。因此,在大幅减税后,美国公司的税率还是比避税天堂高,且美国公司法更比避税天堂严格得多,对各国企业不具太高的吸引力。

  其三,制造业回流美国以提高就业率和提振经济的想法难奏效。数据显示,美国制造业时薪平均是20.7美元,中国是3.6美元,墨西哥则只有2.5美元,美国企业回归后利润无疑将会下降。

  截至去年年底,美国企业的海外利润总额已逾2.5万亿美元,众多美国企业在海外的收入已经远超在美国本土利润,诱使这些企业重新回归美国难度极大。更何况,制造业实质只雇用了美国8.5%的劳工,即使制造业愿意回归,也较难大幅增加就业率。

  其四在于特朗普政府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现代国际贸易,已远非古典经济学家李嘉图所说的“比较优势论”以棉花换葡萄那么简单。由于中国、欧盟和日本等国生产的产品和美国的产品同质性越来越高,二者之间早已不再像过去那种互通有无的贸易,而是互相争夺环球市场。特朗普政府未来若出台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只会招致别国报复,掀起大范围的世界贸易战,令各国都易受牵连。

  何况,随着制造业分工越来越细,全球化供应链也已进入垂直整合阶段,每个国家越来越成为一个产品中间站,而每个产品不同的生产环节已让参与其中的国家关系更为紧密。贸易保护主义,实质是既不利外国,也不利本国企业,最终会让各国受害不浅。

  处于口头宣示阶段的“特朗普经济学”前景堪忧。(作者是丝路智谷研究院院长)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