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海冰:G20是一项持续性很强的使命

2017-07-05 00:20:00 环球时报 张海冰 分享
参与

  2017年G20汉堡峰会将于7月7日至8日举行。在延续G20杭州峰会主题的基础上,德国将“塑造一个互联互通的世界”作为汉堡峰会的主题,并确定了三个重点领域:增强经济弹性、促进可持续发展和承担责任,每个领域之下又包含五个分议题,几乎涵盖当前经济、政治、安全、社会、环境和发展等各方面共15个热点议题。

  但与此同时,对于G20德国峰会的预期值却在下降:一方面,从全球来看特朗普当选和英国脱欧所代表的离心趋势,对于需要精诚合作的全球多边治理而言是重大挑战。另一方面,G20议题庞大且缺乏有效落实,应对日益分化和复杂的全球治理格局似有些力不从心。

  面对挑战,G20何去何从?

  全球对话网络已形成

  G20就是G20,不应过高期待也不能低估其存在的价值。在德国介绍本届G20峰会的小册子中,默克尔总理的寄语写道:“G20是一个建立在共享价值基础上的非正式合作论坛。它为我们提供高能见度的框架,促进相互交流,并强化我们对共同原则的承诺。我们合力比单枪匹马能获得更多。强大的国际组织和这种非正式交流都是不可或缺的。”这是对G20较为客观的观察,非正式对话并不意味着不重要,成果有限的对话也不意味着可有可无。

  从领导人峰会、部长级对话、工作组对话及峰会组织三驾马车之间的对话协调,到涉及广泛的外围组织对话,G20全球网络已经形成。其中外围组织对话多达7个,2017年德国新增科学20(Science 20), 其余6个分别是智库20(T20)、商业20(B20)、妇女20(W20)、青年20(Y20)、劳工20(L20)、民间20(C20)。

  各个界别的对话反映了来自全球各个角落和阶层的关切,并且通过主席国直达领导人峰会。就纷繁复杂的全球治理而言,似乎目前还找不到比G20更具代表性和更有效的对话平台。因此,G20平台的存续不取决于个别国家或者个别集团的喜好,而是取决于是否具有现实必要性。

  多边协调困难重重

  G20平台所代表的多边协调不仅没过时,而是恰逢其时。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暴露了二战后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根本性缺陷:严重脱离治理基础,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实力上升没得到相应的治理赋权,全球治理的话语权严重失衡。

  G20从形式上弥补了失衡,但却无法从治理能力上根本扭转这种话语失衡。由于历史原因和现实能力差距,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最不发达国家,在全球治理中存在巨大的话语能力短板。在智库20峰会讨论全球税收合作时,一名非洲学者的发言直击要害,“所谓平等合作,不是把非洲国家请到对话桌子坐下,现实是我们没有平等的对话能力,不仅仅是数据资源的搜集,还有整个政府的治理能力都跟不上对话”。

  G20多边协调的难题还不限于这些,另外三个方面的矛盾问题更为突出:G20作为一个有限成员的排他性组织,讨论的却是包容性的议题;一个非正式软组织讨论应该具备硬约束力的国际治理规则;在一个包括二十个成员方以及主要国际组织的庞大对话组织内,实现效率和有效治理。这些矛盾和现实是留给G20这一平台的历史使命。

  就G20而言,注重长远而非短期,注重维护多边协商的共同治理而非霸权治理,就是对维护全球稳定发展的最大贡献。

  转向宽泛的社会议题

  本届G20峰会三大议题领域共15个分议题中,有8个分议题是社会性议题,比如就业、健康、妇女赋权、数字化、反恐、移民根源应对、2030议程、反腐败等等,其余7个领域实际上也具有广泛社会影响,比如气候和能源、非洲伙伴关系、贸易、税收合作、农业和粮食安全等。

  当前席卷欧洲和全球的民粹主义浪潮使得社会公正和平等发展的相关议题受到高度关注。全球化如何公平受益于所有国家和所有人群可能是当前全球治理面临的最大难题。政策面对现实的呼声,可让G20在更为综合的政策框架下,更有效地应对全球治理中发展失衡的迫切问题。

  在关联广泛的社会性议题中,最受关切的是人工智能。另一典型就是移民和难民问题。目前,全球尚无有效机制来应对移民问题和以难民为代表的被迫移民问题。过去因环境和气候而产生的移民持续数十年,但一直被当成地区性问题,比如从非洲迁徙到欧洲大陆的移民。

  此次叙利亚难民危机让全球性的移民治理困境凸显,在难民问题上有四方面问题最为突出:一是集体性应对机制,也就是能力建设;二是联合国在减少难民救助上的碎片化问题,包括融资、救助行动等;三是如何提高发展融资让难民留在他们应该生活的地方,而不是迁徙;四是对移民接受国的教育来说,不同教育体系如何协调融合也是个大难题。因此,发展是根本性的问题。

  发展虽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若没有发展,任何问题都失去解决的物质基础。2016年G20杭州峰会将发展议题主流化,富有远见。加强发展伙伴关系建设,完善全球发展治理才是全球治理的核心。G20德国峰会的预期成果之一“非洲契约”,延续了杭州峰会对非洲工业化进程的努力。

  总之,对于G20你不能期待更多,但是没有G20的世界肯定更糟。(作者是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