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幼珉:香港新的经济增长点在哪

2017-07-12 01:09:00 环球时报 吴幼珉 分享
参与

  香港主权回归祖国迄今已有20年。其间,亚洲金融危机、美国次贷危机等给香港经济带来冲击;在国际气候和本地社会矛盾的共同作用下,香港近几年也曾出现不和谐音符。特区政府不断改善施政,从经济增长、就业改善和通胀等数据来看,香港目前的经济情况大概是回归以来最好的时期。

  不久前,习主席在新一届特区政府就职礼上指出香港仍然存在着某些不足,在经济方面包括了传统优势相对减弱,新的经济增长点却尚未形成。那么这个经济增长点在哪?

  香港是一个高收入、开放型的小经济体。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内地经济持续高速发展。香港的资本密集度较高,资产价格也高。如今,香港作为一个小经济体的资产存量不能与内地相比,而内地越发展,香港资金充裕的相对优势就越会被削弱。

  香港有自己的优势,但这些年与内地相比越来越不明显。比如,香港对人力资源的投资占产出都能有一个较高的比例。1997年以后,香港培养了比殖民地时期更多的大学生,这是一种对人力资源的投资,但内地近年来同样也加强了对教育的投资。

  香港是一个产业单一的商业城市,产业单一化的程度不仅高于内地的城市,也比新加坡等城市经济体为高。香港的创新科技主要涉及应用创新,而不是技术创新。即使有了创新发明,由于生产和经营成本较高,生产线也可能迁移至内地。

  与内地相比,某些制度因素有利香港经济发展,如与国际有较密切的文化和经贸联系、实行普通法、与国际商业规则接轨等。但20年来的实践却显示,内地也有许多有利经济发展的制度因素,例如内地城市基础建设发展比香港快,政府的行政效率也可以较高。因此,可以用“一分为二”的观点,客观地看待制度因素这个问题。

  香港与内地经贸一体化的动力则包括了市场力量、地缘因素、以及“一国两制”的使然。那是大势所趋,也是正面的;另一方面,却容易减弱香港的主观能动性。在过去的20年,香港的一些优势减弱了。

  近来,内地与香港开启了“沪港通”、“深港通”和“债券通”等,加强了香港作为金融枢纽的地位。然而,开拓一个新的证券交易市场或产品并不足以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根据笔者的理解,所谓“新的经济增长点”应该起码有两个功能:一是能对实体经济增长有明显的新增贡献;二是能显著改善劳动市场的供求关系。

  当前,“大湾区”和“一带一路”等为香港发展提供了可行的方向。然而,内源因素,包括重置经济体内生产要素而新增的动力,却是形成新经济增长点不可或缺的。(作者是香港资深评论员)

责编:杨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