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总理向环环投稿:我们的民主赢得大胜一周年

2017-07-13 00:26:00 环球时报 比纳利•耶尔德勒姆 分享
参与

  距离我们挫败土耳其共和国历史上最血腥的恐怖袭击,已经一周年了。在这一年时间里,土耳其已经证明了其具有顺应力以及恢复正常的能力和实力。因此,我们有必要对过去的一年做个评估,并展望一下未来。

  首先,我们应该记住我们所经历的。那天夜里,卖国贼们对土耳其国家机构发起袭击。这些卖国贼渗透到土耳其军队里,效忠于一个精神错乱的人,此人自诩为“宇宙的伊玛目”。我们面对的是一群杀人犯,他们轰炸国会大厦,炸毁在第一线同恐怖主义组织作战的特种警察部队的总部,开着坦克碾过手无寸铁的平民,从战斗机和武装直升机上开火。这种暴行在我国历史上前所未有。这一恐怖主义网络杀害了250名平民,另有2000多人受伤。

  回顾此次事件,在这次惨痛的经历中有两点值得我们骄傲。第一点就是土耳其人民所表现出来的勇气和决心。各行各业持有不同政见的民众纷纷走上街头与反叛者对峙;在遭受政变分子威胁和袭击的情况下,我们各个电视频道继续播出节目。土耳其举国上下万众一心。

  第二点,土耳其人民向全世界表明,土耳其捍卫了民主,并将一如既往地捍卫民主。我的人民证明,唯有通过民主程序上台执政的政府,唯有人民的意志能左右土耳其,而不是一些武装团体。最强有力的合法性就是民主的合法性。我们作为一个国家经受住了这次严峻的民主考验。

  但是,我的孙女那天夜里天真地问我的问题,却在我的心头或是其他所有人的心中久久挥之不去:“爷爷,那些人不是我们的士兵吗?”的确,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态会促使一个人以如此残忍的方式去攻击他自己的人民、本国的机构、本国的标志和国家的领导人呢?

  答案就在我们所面对的这个背叛网络的性质上。那天夜里,我们面对的是一个犯罪网络,这个犯罪网络盲目地遵从该网络的罪魁祸首、披着神学教授外衣的费特胡拉·居伦的命令。这是一个叛逆的帮派,他们并没有领会土耳其军队千年辉煌历史的真谛,却在一个被他们用作总部的军事基地里,向被居伦恐怖组织把持的一个公司的经理致敬,向被居伦恐怖组织操纵的一个学校名义上的主人致敬。

  事实上,我的政府已经撕下了费特胡拉·居伦的面具,并已采取了相应的行动。我们一直在努力揭露这个帮派已经渗透到国家机构内部的真相,在这方面我们取得了重大进展。然而,“7·15”未遂政变触目惊心地透露出,我们所面临的威胁远远超出我们的估计,他们的渗透更为深入,也是更为生死攸关的。

  费特胡拉·居伦在过去的40年中处心积虑,想要控制土耳其的国家机构,这一阴谋的规模已被揭露。居伦恐怖组织成员遵从费特胡拉·居伦的命令,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渗透到国家体系的毛细血管,像逐渐蔓延到身体重要器官的病毒所造成的感染一样,延伸到了几乎所有权力中心。自2016年7月15日以来,我们用了整整一年时间对行政、刑事和法律等部门进行全面调查,现在已经收集到该组织策划并实施这次未遂政变的大量证据。

  证据显示,我们所面对的,是一个由费特胡拉·居伦建立的异端而深奥的信仰体系。该组织的学校和学生宿舍都成了征募新成员并为新成员洗脑的中心。该组织的成员被灌输直觉的知识,效忠于他们认为是“救世主”的大师,以便使他们能够渗透到国家机构内部。

  该组织以这种方式,通过各种各样违法的和不道德的手段,使其追随者们被提拔到关键的岗位。这些人策划了各种诡计,比如在公务员入职考试中弄虚作假、非法窃听、敲诈勒索和虚假审判。该组织通过所谓的慈善机构和基金会获得资助,通过一些大公司和大银行来洗钱,现金交易达十亿美元。该组织的媒体分支机构成了他们的宣传工具。

  该组织还在他们的基层机构开展“教育运动”,用代号来识别成员,研发加密的应用程序用于他们成员之间的通信联络,教授该组织成员反间谍活动的技巧以及掩饰他们从属关系的策略,所有这些活动你能想象得到吗?这个新一代的恐怖主义组织已经动用一切可能的手段消除异己,他们试图掌控的不仅仅是政治权力,还企图使土耳其共和国的国家机构符合他们异端的野心。土耳其在去年7月15日挫败的,正是这种异端而危险的野心。

  我可以说,我们已经采取措施摧毁了该组织在土耳其的骨干力量。但是,他们的威胁并不仅仅限于土耳其,该组织在许多国家建有类似的机构。目前,他们继续在其他国家播撒叛逆的种子。此时此刻,为了苟延残喘,他们正在更为积极地在全球范围内寻求扩大他们的经济和政治影响。我特此再次提醒我们的朋友们对此保持警惕。

  土耳其向世界证明,民主不是廉价的胜利,民主珍贵得足以让人为之献身。我们的首要职责是采取必要措施以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我们正在宪法秩序的范围内努力掌控这一具有挑战性的过程。我们的民主遭受了攻击,但又最终取得了胜利。因此,我们的目标和努力将是及时采取必要措施以圆满实现我们的民主。(土耳其共和国总理 比纳利·耶尔德勒姆)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