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大昭:有人臆想申奥成了残羹

2017-07-13 00:26:00 环球时报 汪大昭 分享
参与

  面对法国巴黎和美国洛杉矶争办2024年夏季奥运会,国际奥委会决定在落选城市举办2028年奥运会。看上去,最高兴的是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解决了未来11年奥运会的落脚点。巴黎和洛杉矶也高兴,因为此举确保了申办没有失败者。但是,像当事者那样兴奋的并非多数,更有人稀里糊涂地成为担忧者,这在国际奥委会通过决定后的舆论评价中占比不低。

  有评论认为国际奥委会是在“提前甩卖”,“曾几何时,奥运会这个被挤破头争着举办的‘香饽饽’,如今却成为人人嫌弃的残羹冷炙,真是令人唏嘘!”为何对奥运会及其承办权如此不屑一顾,有必要理出个究竟。

  持此观点者将承办奥运会视为名利双收的美事,更在意的还是经济收获。回看历史进程,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原本不具有也不产生任何经济价值和利益,随着盛会规模和各项标准越来越高,奥运会的巨额成本令人望而生畏,连发达国家也不敢背这个包袱。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国际奥委会有条件地开放了商业禁忌。此后20多年里,历届东道主无不是金牌金钱双丰收,但奥运会从一个难题走向另一个难题。

  一次确定两届奥运会举办城市的做法并非创举,奥运会历史上就有先例,世界和洲际大赛多有效仿。也是在1984年,北京与广岛争办亚运会,亚奥理事会决定中日依次承办1990年和1994年亚运会。2000年,中国和泰国争办亚洲杯,亚足联也采取了一次确定两国先后承办两届比赛的做法。2015年,国际奥委会投票选择2022年冬奥会举办地,如果不是北京和阿拉木图同为亚洲城市,说不定也会一次性确定中国和哈萨克斯坦先后做东。

  近年来,各国申奥热情下降,经济负担是原因之一,但不是全部。譬如,反恐压力下不得不大幅提高安保预算,不能都算成经济账。国际奥委会尽力减少因规格过高造成不必要的开支,例如对申办青年奥运会提出明确要求,以不得新建大型场馆为条件。洛杉矶此次申奥能跟巴黎平分秋色,一个重要原因正在于承诺不兴建场馆,全部使用现有设施。发达国家的城市基础设施完备,劳民伤财、大兴土木的可能性也小,因此,不能简单说国际奥委会目光回到大国强国。体育场馆本身就是经济实力的体现,达标的国家越多,愿意申奥的也越多,奥运会选址范围越开阔。

  16年前的今天(7月13日),北京申办奥运成功,入夜,举国欢庆,报纸特发号外。当时只有十几岁,似懂非懂的半大孩子,现在已过而立之年。亲历过历史时刻,最能感受到申奥成功带给国家和民族的骄傲与荣耀,岂是可以拿到市场上论价的!

  奥林匹克运动的形式是体育竞技,奥运会的运作借助市场手段,但它的本质是全人类文化教育和理想交流。只要有机会、够条件,谁不想在自己家里办一回!(作者是人民日报社高级记者)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