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宗:“弱势”特朗普的外交困境

2017-07-29 01:11:00 环球时报 张文宗 分享
参与

  紧跟众议院的表决结果,美国国会参议院27日通过了两党对俄罗斯、伊朗和朝鲜的制裁法案,并提交总统特朗普。在共和党控制的国会,对朝鲜和伊朗加码多少制裁都不让人惊奇,但在“通俄门”调查持续延烧、美俄试图改善关系之际,国会加大对俄制裁无疑将白宫置于两难境地。特朗普若同意制裁,俄罗斯必然报复,美俄缓和将胎死腹中。如果不同意,姑且不论国会的否决权,这还将再次被解读为他内心“有鬼”。

  目前美国参与“通俄门”调查的队伍阵容强大,国会、联邦调查局、特别顾问、媒体,甚至特朗普政府内的“爆料人”构成一张大网,死死罩住“白宫的囚徒”。处在风暴中心的特朗普及其家人、亲信和团队疲于应付,白宫权威跌落。在这样的氛围下,国会议员对俄强硬是在宣示“政治正确”,是对特朗普投下的不信任票。而美俄关系沦为美国国内政治的牺牲品,其实也是特朗普执政环境糟糕和外交政策模糊的缩影。

  首先,民粹主义造就的特朗普拒绝“政客化”。成就特朗普的,是他毫无执政经验和反精英的民粹风格,是华盛顿局外人的形象。入主白宫后,经过半年“学习期”,特朗普更有总统相了,但似乎本性难移。他在重大外交场合给人冷脸、抢占位置的任性,损害美国总统的形象。其“推特治国”、绕过主流媒体频发混乱信号的做法,降低外交严肃性。马上得天下,焉能马上治天下。特朗普延续竞选时的战斗风格,有利于继续调动选民基本盘的热情,但在外交上未必有好效果。

  其次,先天不足的团队不够给力。去年胜选后的特朗普不仅过渡团队缺兵少将,就任后的执政班子搭建也较缓慢。因大批共和党政策精英和他互不对眼,特朗普仍面临人才荒。国安会虽阵容齐整且经过两次改组关系理顺,但在摆布战略重点、设置优先议题、协调政策落实上,尚未显现明确思路,也未涌现特朗普倚重的核心人物。在国安顾问麦克马斯特、防长马蒂斯等人掌舵下,美国的反恐、稳定同盟、强化军力等安全政策回归传统,但外交政策框架仍然不明,国务卿蒂勒森和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均商人出身,尚未展现雄才大略。

  再次,国会和媒体的不信任削弱白宫的掌控力。主流媒体对特朗普的敌视和“泄密文化”盛行,使特朗普的一言一行都被置于放大镜下,几乎成为透明人。总统弱势还刺激了国会的欲望,府会激烈争夺外交决策权。特朗普的个人行为、谈判技巧、团队表现、外交斩获等都被反复炒作,反过来会压缩白宫的腾挪空间。特朗普越务实,国会和媒体越愿意玩弄别国人权问题彰显道德优势。特朗普在与中国打交道过程中认识到台湾问题的敏感性,国会在台湾当局游说下偏要推动美台军舰互访等挑衅性条款。

  最后,特朗普国内议程受阻降低其谈判筹码。特朗普精力旺盛,全力兑现竞选承诺:走出华盛顿激情演讲、半夜发推特、密集颁布行政令等,不可谓不勤政。但因美国政治极化和社会分裂,退出《巴黎协定》、“禁穆令”、严打非法移民等均引发不小争议,政策效果打了折扣。由于民主党的抵制和共和党的分裂,医改、税改、基建、年度预算等重要立法议程不断延期,前景难料。国内事务牵扯其大量精力,也削弱其对外讨价还价的能力。特朗普重振美国制造业和中产阶级的政策,与其贸易政策息息相关。如果在国内搞不定,贸易伙伴凭什么给你端牛肉?

  执政半年,特朗普的民意支持率跌至36%,创下20世纪以来美国历任总统同期支持率的新低。在有铁证证明特朗普“通俄”、妨碍司法或作伪证之前,建制派力量很难真正“扳倒”特朗普。现在对美国新政府外交政策进行评判还为时尚早,但特朗普弱势总统的地位和形象,已经袒露在美国民众和国际社会面前。(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政治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员)

责编:杨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