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继永:韩国该对美国“扯扯袖子”了

2017-08-08 01:46:00 环球时报 郑继永 分享
参与

  近期,由于朝鲜再次试射弹道导弹,联合国安理会15个成员国一致赞成通过2371号决议,决定对包括煤炭、矿物质、海产品出口在内的朝鲜涉外出口物项进行限制和禁运措施。韩美外长在通话中对中俄投赞成票表示“赞许”。然而,尽管“赞许”中俄,韩美定于8月底进行的大规模军演却仍然在如火如荼地准备之中,丝毫没有降低局势紧张的想法。

  就韩国而言,它一直声称是“当事方”之一,但其对于朝核问题一直以来的举动却令人摸不着头脑。

  “萨德”与朝核:鱼与熊掌兼得?

  文在寅政府上台之后,包括韩国国民在内,都对文在寅及其团队抱有极高的期许,期待着在选战中表现理性的文在寅总统能够采取果断的措施,将陷入低谷的中韩关系,和向着核陷阱一路狂奔的朝韩关系拉回到正常的运转轨道上来。

  中韩关系的不振,必然会影响到朝鲜半岛问题的解决进程。“萨德”问题发展到现在,已经成为一个死结,绝不是“互退一步就能解决”的问题。以“萨德”问题为代表的中韩安全问题,未来将成为中韩关系发展的瓶颈,造成的负面影响将会长期持续,甚至可能重塑中韩关系。

  然而,事与愿违。面对如此严峻的复杂局面,文在寅团队似乎并未找到管理对华关系的关键点与解决南北问题的症结,更没有强烈意愿出招解决问题。文总统的想法,或许是紧密配合美国,而非走出自己的独立外交。简单地讲,他想将“萨德”问题拖下去,拖到中国没脾气;朝核硬下去,硬到朝鲜走不下去。在他看来,到最后,韩国政府说不定会捡到中国默认“萨德”部署、朝核问题中国出手解决的大“桃子”,悬在韩国头上的外交与安全两大难题将最终尘埃落定,鱼与熊掌都会成为韩国政府的盘中餐。

  对于“萨德”问题,文在寅采取发出“求理解”的磨洋工姿态,要求中国在一定程度上理解“萨德”部署是前任政府的问题,更是朝核问题的结果,甚至解释称“萨德”是中美问题。“高高挂起,事不关己”的消极态度,让中韩关系的进展不如所期,更未能在中韩建交25周年的8月实现两国关系的大幅回暖。

  这一问题延宕下去,相信对中韩关系的伤害将会越来越大。而在朝鲜试射“洲际弹道导弹”之后,文在寅更是改变以拖待定的既定方针,指示将原定延期部署未落实的四部发射车也一并进入部署过程,彻底砸掉“萨德”部署的门栓,试图逼迫中国接受“萨德”落定的既定事实。

  文在寅政府:打左灯向右转?

  从团队组成看,也显示出文在寅“打左灯向右转”的趋势。文上台后,他所在的民主党翻身成为执政党,遭到原执政党自由韩国党,甚至是友党国民之党的强力反制,国会政治中受到严重擎肘,所任命内阁成员迟迟未能得到国会认可,不得不强制任命。

  国会争斗的加剧也使得文在寅面临的局面步步惊心。文在人事任命上不得不考虑在野势力的眼色,不断以掺杂保守人士的方式来小心翼翼地推进政治。虽然青瓦台团队里的“知中派”有所回流,但总体仍以保守人士为主,在政策上更是“打左灯往右转”,不断回摆到朴槿惠时期。对于安保问题,文在寅也不得不考虑美国和军方等保守势力的立场,对“萨德”部署问题不敢、不能,也不愿启动调查,彻查原委。

  从韩美关系看,韩国在朝核等安全问题上,不断出现“唯美”倾向。上台之后,文在寅政府一度试图向美国说“不”,但几个回合下来,加上国内政治的牵绊,文在寅不得不放下“更自主、说该说的话”的立场,转而走谨慎的“顺美”路线,不敢逾越美国划下的各种线。尤其是特朗普“以刺耳的话语评价韩美关系”之后,文在寅政府在韩美FTA、作战指挥权移交等问题上迅速回摆。对于中国提出的“双暂停”方案,韩国更是一口回绝。

  显然,文在寅政府对于朝核问题与对华关系,并未形成稳定政策,而只是在观察局势的发展,其基本的立场只是试图借势落棋,再通过局势评估来确定这一试探是否有效。上台之初,这一做法应属无奈之举,但其基本方针却是值得警惕,即以拖待变,等待有利于向美国做出交代的心理没有改变。

  朝核问题发展到今天,不但有朝鲜对于安全保障的极端追求,更是美国对于东北亚局势的极度操弄所致。而在这一过程中,韩国“装无辜”,夹带“绞杀”朝鲜的私货、参与美国东北亚战略的私心,也是重要原因。近年来韩国国内不断涌现的“拥核“”重新部署战术核武”“部署萨德”“延长导弹射程”等论调与做法正是这一私心的具体体现。

  朝核问题:恶性循环何时了?

  朝核问题不应再陷入“究竟是鸡生蛋,还是蛋生鸡”式的无效死循环,这已是各方用得最多的老套伎俩。将过错推给上任政府很简单,但就解决问题而言,只会在繁杂的线团外再绕上一圈。若继续如此,朝核问题上各方迎头相撞的信号已非常强烈,朝鲜半岛的和平与稳定成为断头路时,夹带的私货将成为巨大推力,致使各方落入深渊之时,恐非东北亚之福。

  如果韩国真正为民族未来着想,想真正解决朝核问题,就应当扪心自问提供了何种建设性方案,而不是去简单粗暴地拒绝。在目前朝鲜受到联合国安理会四次制裁决议的“四重”紧箍咒的情况下,韩国有更多腾挪的机会去说服朝鲜,同样也有责任去说服美国,去取消军演,或降低军演强度,甚至限定军演区域和时间,以诚意为剑拔弩张的紧张局势营造回旋的空间与余地,而不是以“早已经确定好的军演”“朝鲜不弃核就不能停止军演”等诱发死循环的理由,来排斥缓和半岛局势的方案,其结果只能拉升紧张程度。值得关注的是,韩国似乎看到了朝鲜半岛局势的凶险,也担心被拖入战争深渊。8月7日,文在寅在与特朗普的通话中表示,朝核问题的解决应“基于韩美紧密合作,依靠和平及外交方式,绝不允许朝鲜半岛再次发生战争”。

  上台仅仅三个月,文在寅可能还需要时间调整,也有理由为韩国外交辩解,但对于极端恶化的朝鲜半岛局势而言,时间确实不在韩国一边。尤其是对于呼啸而来即将对撞的朝美而言,韩国对美国“扯扯袖子”的善意提醒和向朝鲜招招手的诚意回应,也许会起到扳道工的作用,让迎面而来的列车擦身而过,成为美丽的风景。(作者是复旦大学朝韩研究中心主任)

责编:杨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