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丰:日本在进一步努力抹除历史印迹

2017-08-23 00:24:00 环球时报 蒋丰 分享
参与

  最近,在华裔省议员的动议之下,加拿大安大略省准备设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此举引起日本某些政界人士的极大恐慌。日本前众议院副议长卫藤征士郎等14名国会议员向安大略省议会寄送联名“意见书”,不惜以“影响日加外交关系”为由,要求对方不要做出这一决定。这可以看做是日本顽固践行错误历史观、意欲抹除相关历史印迹的新发展。

  首先,行动上的错误。或许是不想让中韩等国政府消抵日本的行动,日本这次不是由外务省出面“做工作”,而是安排国会议员以“志愿者”的身份出面阻止。看起来形式有转变,结果却让世人认识到,不但日本政府长期以来坚持荒谬的历史观,日本国会也在坚持错误的历史观。而国会议员都是由民意投票产生,这些议员的行为是否真正代表民意尚不可知,但至少让人们怀疑他们是在误导民意,从而造成多国之间国民感情的认识误解越来越深,距离日本所渴望的战后民族和解越来越远。

  其次,认识上的错误。日本国会部分议员这次采取抵制行动,依旧是想让一些他们不愿看到的历史得不到“落地展现”,从而让海外华人青年一代甚至西方年轻人对这段历史留下“空白”。其实,他们应该看到,一方面,海外华侨华人在揭露日本侵华战争历史事实、剖析其间重大历史事件方面,一直通过各种方式做着不懈的努力。原因很简单,他们和中华民族血脉相连,无法忘记日本对自己祖国(籍)曾有的侵略历史,更希望通过追忆这段历史和事件,总结经验和教训,拓展未来和平发展新路径。遗憾的是,对于这种因血脉相连延续的情感,日本政府乃至国会都不懂。

  另一方面,对于罄竹难书的南京大屠杀事件,不仅有1997年写出英文版《南京大屠杀》的旅美华人作家张纯如(其作品曾被评为年度最受读者喜爱的书籍,充分证明美国民众对书中内容的认可),还有2015年法国著名画家克里斯蒂安·帕赫创作的南京大屠杀专题油画《暴行》。这些都说明欧美国家对日军进行南京大屠杀的历史事实是有正确认识的。即使二战时期日本的盟国德国,也为南京大屠杀感到震惊。从现有资料看,正是当时德国外交部人员在国际社会上较早使用了“南京大屠杀”(nankingermassacre)一词。

  但日本部分国会议员认识错误,其举动无非是想挑起一些国家的族群之争,进而以此否定国际社会的共识。

  再次,立场上的错误。从表面上看,日本政府、议会也口口声声呼唤和平,但与中国以及海外华侨华人的热爱和平相比,彼此立场完全不同。中国以及海外华侨华人坚持的是“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的和平立场,牢记过去的历史,把握和平发展的方向;日本方面则采取淡化、抹杀乃至无视过去的侵略历史,空谈和平发展的走向。

  尤其令人不能容忍的是,日本政府进行的历史教育是一种“受害者”意识的教育,因为日本在过去战争中也“受害”了,所以日本要走和平道路。这种无视“加害者”行为的歪曲历史的教育,从反面一次又一次地教育曾被日本侵略者痛伤的中国等国的“受害者”,忘记了这段历史,就有可能意味着历史的重演。日本应尽早改弦更张。(作者是《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