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岩:美国在阿“以进为退”,为南亚添变数

2017-08-24 00:16:00 环球时报 李岩 分享
参与

  美国总统特朗普21日推出旨在加大投入的阿富汗新战略,标志着2014年美国宣布结束在阿作战任务后对阿政策的重大变化。该战略与特朗普此前对阿富汗战争的认知也有明显区别,是他“并非出自内心直觉的决策”。

  那么,如何解读特朗普的对阿战略决策?首先,特朗普高度重视反恐,加大对阿投入是其安全理念的集中反映。特朗普明显提升了反恐问题在美国全球战略中的定位,上任伊始便将击败“伊斯兰国”等作为“首要优先重点”,推出“禁穆令”等国内举措也有筑牢反恐防线的考量。在阿富汗各种暴恐势力抬头,美军取得在伊拉克、叙利亚打恐主动态势的背景下,特朗普将海外反恐重点向阿富汗这一国际暴恐力量传统策源地转移,防止其成为IS等暴恐势力聚集地,有必然性。

  其次,军方声音主导了对阿战略评估。特朗普上任伊始下令评估对阿战略,但内部分歧较大。军方和共和党强硬派认为,增大投入是必须选项。但以民主党人为主的声音则主张维持现状甚至全面撤出,早日摆脱泥潭。在对阿战略评估过程中,马蒂斯、麦克马斯特等有反恐作战履历的军方力量,明显对特朗普决策产生了决定性影响。

  再者,特朗普目前国内执政形势黯淡,执政团队内部纷争不断,“通俄门”调查和弗吉尼亚州骚乱更使其陷入内外交困境地。通过宣示阿富汗新战略展示对外强硬,一定程度上有助于转移国内焦点,缓解执政困境。目前,共和党主流对特朗普的新战略总体认同,众议长瑞恩、参议员麦凯恩等大佬均已为其背书。

  就其前景而言,该战略或可防止阿富汗安全形势进一步恶化,但难以从根本上扭转美国的困境。一方面,新战略依仗的核心政策工具与前任奥巴马并无本质区别。综合利用外交、经济、军事手段以及促使印巴发挥作用,均是奥巴马政府“阿巴新战略”的要旨所在,但已被证明难以确保阿富汗形势持续好转。

  另一方面,特朗普的新战略本质上是要“以进为退”,尽管声称不公开军力投入规模、不人为设定时间表,但阿内部各派对其“退出”前景深信不疑。另外,阿内部滋生暴恐的社会和经济根源短期内难以解决,政府治理能力有待提升,地区国家利益诉求各异,这些固有因素也将对新战略成效形成制约。

  特朗普的新战略无疑将给南亚地缘形势注入新的变数。“9·11”以来,美国对阿战略走向成为牵动南亚局势的重大因素。阿富汗新战略“挺印抑巴”意味明显,不仅强硬施压巴基斯坦加大反恐力度,更褒赞美印“战略伙伴关系”,呼吁印度在阿富汗乃至“印太地区”发挥更大作用。这其实是对奥巴马时期“重印轻巴”政策的延续和升级。

  可以预见,阿富汗局势愈恶化,美国未来对巴施压力度将愈甚。而美国在印太和中南亚两个战略方向加大对印度的借重,可能导致印度做大,对南亚地缘态势发展产生重大影响。同时,特朗普似有以阿富汗问题为突破口、以反恐为核心、以军事安全为工具打造南亚战略的倾向,其对反恐和地缘布局两大战略目标的权衡或发生微妙变化,这将进一步加大地区形势的潜在变数。

  在特朗普初具轮廓的南亚战略布局下,其对中国角色的认知尚不清晰。在讲话中,特朗普并未过多强调印巴之外其他地区国家以及国际社会的作用,这与奥巴马政府有所不同。中美当前围绕阿富汗反恐和治理的双边、多边合作态势能否持续,特朗普如何看待中国的作用,这些问题仍有待观察。

  从更长期看,特朗普对阿战略对美国全球战略的潜在影响亦值得密切关注。奥巴马任内,正是以实现阿富汗战争“常态化”和美国逐步退出为基础,才得以重新谋划美国全球战略布局,腾出手来实施“亚太再平衡”等重大调整。特朗普对阿富汗战争的强化介入会发展到何种程度、牵扯多少资源,其对反恐问题的关注会否触发美国战略指向的调整,将是观察美国对阿战略演变更具意义的立足点。(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所长)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