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正龙:阿富汗再成大国博弈竞技场

2017-08-29 00:52:00 环球时报 吴正龙 分享
参与

  经过半年多的酝酿,特朗普日前宣布阿富汗新战略。新战略只是重复前任政府的老套路:先增兵,打几个胜仗后再裁减军队;施压巴基斯坦打击恐怖主义;谋求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达成政治解决方案等等。可以说,新战略是新瓶装旧酒。

  唯一不同的是,特朗普宣布“从现在开始,我的战略将以前方实际情况为指导,而非遵从什么随意制定的时间表。”听上去有一点故弄玄虚,因为对增兵规模和时间表,特朗普语焉不详,这一切将“视情而定”。

  2014年,奥巴马宣布结束在阿富汗战斗任务,转而专注向阿富汗安全部队提供培训、咨询和协助,实现了从作战一线退居“二线”的角色转换。

  然而,三年不到时间,塔利班攻城略地,已经控制了阿富汗近半壁江山。现在,特朗普增兵4000人,加上原有美军和北约部队总共才1.7万人左右,就能打破阿富汗政府军与塔利班之间僵局,迫使后者走到谈判桌前?

  特朗普此次一改过去从阿富汗撤军的主张,提出将投入更多兵力,直到“胜利”为止。立场何以出现180度大转变?华盛顿给出的理由有三:一是美国已经在阿富汗作出了重大牺牲,因此必须要得到一个好结果;二是仓促撤军会留下安全真空,恐怖组织将乘虚而入,美国不能再犯当年在伊拉克犯的错误;三是美国在阿富汗和南亚地区面临巨大的风险。

  这是拿得到台面上的理由,还有更重要的私下考量。其一便是以增兵阿富汗疏解执政困境。特朗普入主白宫之后,执政团队形成尖锐对立的两派,一派以离职的“首席战略师”班农为首的极右亲信派,另一派以军人为主的务实派。亲信派坚持兑现特朗普竞选承诺,对外颁布“禁穆令”,坚持在美墨边界修建隔离墙,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对内废除奥巴马医改法案等,但无一不受到阻挠,特朗普政府由此承受执政压力。

  事实说明:竞选与执政不能混为一谈;打赢选战的主张,并不能适用于国家治理。特朗普经过长时间犹豫之后,最终不得不面对现实,接受国防部长马蒂斯等军方务实派代表的意见。一举两得,既符合实际需要,又可缓解执政压力。从一定意义上说,以此为标志,白宫或将真正进入执政模式。

  此外,战略要地阿富汗继上世纪80年代成为美苏博弈地带后,又一次成为大国博弈的竞技场。

  近来,阿富汗战场出现重要变化。IS在阿富汗“建省”之后,特别是其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生存空间被挤压后急于在阿富汗扩大立足点,引起周边和中亚国家的不安和关切,认为将对该地区的稳定与安全构成威胁;IS等恐怖组织成为美军打击对象;塔利班和阿富汗政府军对抗呈胶着状态,前景不明。

  在这种情况下,伊朗、俄罗斯等阿富汗周边大国纷纷与塔利班建立联系,未雨绸缪,力图在未来阿富汗问题解决进程中,为本国谋取利益最大化。就美国而言,随着伊拉克和叙利亚反恐战争接近尾声,阿富汗战略地位上升,成为美国中东政策的新支点,加强其在阿富汗存在理所当然。(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

责编:杨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