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锋:德国“风景独好”,仍难独善其身

2017-09-07 00:49:00 环球时报 姜锋 分享
参与

  距离9月24日德国联邦议会选举还有不到三周时间。按道理说,现在选战进入冲刺阶段,该是异常激烈的“白热化”才对。但与人们的预期不同,这场大选至今基本上是有战场无战斗,甚至连“像样的”硝烟都没有,似乎所有人都清晰地看到了默克尔获胜的结局。刚刚过去的周末,现任总理、基督教民主联盟主席默克尔与挑战者社民党主席舒尔茨的电视辩论“对决”并未展现出交锋场面,默克尔成为唯一主角,掌控着各项议题。

  到目前为止,今年德国大选给人的印象是“连对手都不想打败对手”,这与去年美国大选中“肮脏的”戏剧性情景截然相反。已经习惯观赏激烈选战的一些美欧媒体感叹,德国的选战“静,太静了”。

  有分析称,德国近乎“祥和”的选情源于其文化中的理性传统,归功于默克尔执政有方。德国“风景这边独好”,对普遍遭受内政困局的欧美国家来说可谓是稳定剂、榜样和希望。但笔者认为,德国身处欧美政治整体上此起彼伏的波涛中,很难独善其身,可能导致德国内政方面出现社会冲突和政府危机的因素不可忽视。

  当前的德国大选选情及其国内政治生态,首先得益于动荡的国际形势、尤其欧美国家的乱局。去年美国大选和随后特朗普总统持续的“乱政”,让德国民众目睹了民粹主义和非理性选举的后果,也认识到依赖美国这位“老大哥”的时代即将终结,必须自稳阵脚。

  在欧洲,北部的英国脱欧乱局使普遍具有欧洲主义倾向的德国人更加警觉,英国脱欧到底会给德国带来多大的经济和政治损失,至今仍是压在德国人心头的乌云。东部的波兰和匈牙利等国在难民和欧洲一体化等问题上不断挑战德国的权威,而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被许多德国人,尤其是媒体精英认为是对欧洲安全的威胁。

  美欧之外,西亚北非依然战乱不断,大批难民等待着逃往欧洲;欧洲与土耳其的关系深陷危机甚至随时可能崩溃,或将引发又一波大规模难民潮,出现2015年夏天那样对德国人而言噩梦一样的混乱。国际环境的乱很大程度上促进了德国大选和国内政治的稳,或更准确地说,催生了德国选民求稳的心态。

  其次,得益于默克尔执政以来国内经济发展的良好基本面,但潜在问题也在酝酿,有些问题甚至已经凸显。默克尔执政的12年里,德国经济稳中有升,实现了政府财政无赤字,社会失业率从她刚开始执政时的11.7%下降到目前的6.1%,这些使它成为主要西方经济体中的佼佼者。

  但另一方面,经济发展和财富积累的同时,财富分配日益成为突出问题,尤其是老年人贫穷现象趋于严重,法定退休金占在职净收入的比例从2005年的52.6%下降到2017年的48.2%;多年困扰民众的教育机会和教育质量问题没有得到满意解决,反而更加严峻;广受关注的治安和反恐问题依旧困扰民众。

  再次,得益于默克尔本人执中稳重的执政风格,以及德国政坛目前没有旗鼓相当的对手,但她也面临观而不为、谋而不断的批评。执政12年,默克尔在国内外都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较高的声望,她遇事时静观其变、顺势而为,在纷繁多变的国际环境和内部挑战中显得颇有独特之处,尤其在欧美近年来频遭民粹主义和极端主义侵袭时,发挥了平衡各种政治力量、稳固人心的作用。当前,欧美各国领导人大多为内政问题所困,不少西方媒体视默克尔为欧洲一体化的核心推手、当今西方世界的领袖和全球化的捍卫者,也是抑制德国国内右翼民粹主义势力的强力人物,这些都对默克尔竞选连任有利。

  的确,今年大选的参选对手缺乏与默克尔抗衡的足够实力。与以往三位竞选对手相比,默克尔眼下的挑战者舒尔茨尽管担任欧洲议会议长多年,但在德国国内除担任过一个4万人小城的市长外,别无其他从政经验,这被认为“先天不足”。对默克尔来说,这无疑是一种幸运。

  另外,还有颇具悖论色彩的一点,就是随着时间推移和恐怖袭击在欧洲的“常态化”,不久前还严重威胁默克尔执政地位的难民危机,已不再是选民最焦虑的热点。此前对默克尔的“怨恨”在消退,尽管危机本身还远未得到解决。德国国内舆情分析显示,今年年初难民问题还高居德国民众关注问题的榜首,而到8月底已落到次要位置。

  综合看来,相对欧美各国纷扰不断的政局,德国大选和国内政治生态确实表现出某种“独树一帜”的温和,默克尔的地位也较稳固,获选连任的概率很高,在这点上,连反对派都很少有人怀疑。

  虽然德国大选的结果似乎没有什么悬念,但棘手的问题或将在大选后进一步显现。可以预见的是,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难以独大执政,而与哪一个或哪几个政党结盟组阁、如何协调不同政治力量应对诸如教育、老龄和治安等迫在眉睫的问题,将会引发一场考验默克尔和其他主要政党力量和智慧的争斗。

  对默克尔本人而言,大选前本党各派为了共同利益而追随她共克时艰,但一旦大选获胜继续执政,可能就会面临党内利益格局的重新调整,“内战”在所难免。这也许将动摇默克尔的党内地位,动摇德国政局目前看似稳定的局面。在柏林政治圈内常听到这样一句话:默克尔不是一个人,是一个体系。默克尔不稳就意味着德国不稳。(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研究

责编:杨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