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峰:印度怎一个“乱”字了得

2017-09-11 00:30:00 环球时报 钱峰 分享
参与

  在中国媒体上曝光率一直很高的印度给人感觉是很乱。不久前“宗教大师”古尔米特因强奸罪被判刑,引发多地大规模流血骚乱。数十名儿童患者在多家公立医院离奇死亡,让世人惊愕。茶园圣地大吉岭谋求独立建邦的廓尔喀人与警方冲突持续数月,局势未见缓解。克什米尔山谷隔三差五枪声四起,印巴军队交火不断。加上不时爆出的强奸案件,印度大至内政外交、小至社会民生的各个领域真可谓怎一个“乱”字了得。

  印度的乱,很大程度上源自先天不足。历史上的印度,统一短暂,分裂漫长,外族入侵频繁,诸侯纷争不断。现代印度更是在70年前血与火的混乱中诞生的。1947年,大英帝国决定南亚次大陆的前途命运时,最终采取了根据印度教和伊斯兰教主要人口聚居地进行划分的原则,直接催生印巴分治。短时间内的大规模人口迁徙引发巨大混乱,两派教徒之间发生难以计数的冲突、屠杀和报复行为。即使目前最保守的估计,分治导致至少50万人死亡,1200万人无家可归,由此埋下的仇恨至今仍在克什米尔地区周期性上演,仍是印度此起彼伏暴恐事件的主要源头。

  印度的乱,乃是社会常态。人上一百,形形色色,这在拥有近13亿人口的印度体现得淋漓尽致,何况印度还是全世界民族、人种、宗教和语言的“博物馆”。从民族上看,由于千百年来的民族大迁移、大融合,其数量之多,构成之复杂,全球罕见。目前,全印度人口过亿的民族有5个,过千万的15个,还有数百个少数民族和部落民。从宗教上看,印度不仅是印度教、佛教、锡克教、耆那教的发源地,也是2亿多穆斯林和3600多万基督徒的家园。从语言上看,印度有语言和方言1652种,仅印在钞票上的主要语言就有15种之多。在主体宗教印度教中,又存在千百年来延续至今的种姓制度,高低种姓以及种姓与贱民之间的政治、经济地位相差悬殊,彼此矛盾重重。此外,印度社会这种包罗万象的多元化、多样性特征,在独立后又为政治党派的成长提供了肥沃土壤,使全国政党数量一度多达近800个,让世界各国叹为观止。

  独立前,印度各大宗教、民族和种族之间战争和冲突不断,独立后,在以“选民、选区、选票”为中心的多党议会体制的包容与催化之下,各不同利益群体间平日里为了“多分一杯羹”,围绕自身政治权利和经济利益的争夺,居庙堂之上的党同伐异,处江湖之远的游行示威,每日都在上演,让这种低烈度、低强度的“乱”成为印度国内一种司空见惯的常态。一旦矛盾难以折中调和,往往就以暴乱骚乱、流血冲突甚至集体暴动等极端化形式,不加遮掩地展现于世,让外人也从中一览印度社会万花筒般的千奇与百怪。

  印度的乱,又不会“全国大乱”。全球化时代社会加速转型的大潮下,不断拉大的贫富差距,日趋激烈的党派斗争,日益崛起的民权意识,伴之以网络、新媒体的放大效应,这种乱象还将会在印度社会长久存在、顽固生长,呈现出周期性爆发的特征,有时甚至更具破坏性,这对印度的经济发展、社会稳定乃至国际形象都带来了不同程度的负面影响。但回顾印度独立以来的发展轨迹,由于其政治体制的韧性、社会的包容性、民众的耐性及国家治理能力的提高,这只会是局部范围的乱、总体可控的乱,也是印度社会能够承受的乱,出现国家分裂、体制颠覆、民不聊生的“大乱”,可能性很小。(作者是中国南亚学会理事、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