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民:程序员之死的文化深意

2017-09-13 00:58:00 环球时报 郭松民 分享
参与

  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自杀事件仍在发酵。在全部的真相浮出水面之前,我们对事件本身很难做出判断,但舆论聚焦于苏离世前公开发上网的“遗书”,这不能不引人深思。遗书中,苏指责前妻骗婚,并罗列了部分“证据”。

  此事与2016年的王宝强、马蓉离婚案有些相似。当时,王宝强一条短短的微博,迅速积聚起舆论力量,不少网民将马蓉标定为潘金莲之后“中国历史上最歹毒的女人”。

  细看此类事件,我们会发现一个非常耐人寻味的悖论:单就事论事,女方似乎非常强势,是“阴谋的策划者”;但在舆论漩涡中,她们却处于绝对弱势的被审判地位,有时甚至百喙莫辩。若“施害者”是男性,围观规模则小得多。

  同一时间段,各种“当街打小三”的视频次第出现,总能收到不少点赞。视频中,打人的“正妻”都理直气壮,“小三”通常以手遮面。

  这些现象的背后是传统文化的强势回归,恰好与近百年以前“五四”追求个性解放、冲出封建家庭的潮流相反。回归的突出表现就是,家的地位被提高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二十四孝图越来越多,背诵《弟子规》《三字经》重新成为时髦,一些知名人士经常引用自己未必明白的四书五经。

  在社会已经原子化的背景下,家庭地位提高是有合理性的,因为这是几乎唯一能向我们提供保护和安全感的地方。上世纪80年代前,“单位”作为基层社会的共同体可以提供安全感和保护,但今天的单位已被简化为“领工资的地方”。

  笔者无意对这种回归做总体性评价,毕竟存在即合理,凡事应一分为二。但是我想说的是,面对传统文化,我们还是应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在传统文化中,女性地位其实很低。比如,男孩子出生叫做“弄璋之喜”,女孩子出生叫做“弄瓦之喜”。“璋”是美玉,“瓦”是原始的纺锤。这很明显是歧视性描述。“弄瓦”一开始便把女性固定在“内务”的角色上。 孔子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亚圣孟子等人也说过类似的话。

  传统的“七出之罪”(即可以把妻子赶出家门的七条绝对律令)都是女性单方面的义务。比如第三条所谓“淫佚出”就是彻底的单向道德。只要求女性守节、守贞操,否则就“嫁卖”。丈夫则可以纳妾、嫖娼、偷情、给人戴绿帽子,妻子却不能因之提出离婚。类似这些,都是需要扬弃的。如果不引起重视,巴金笔下那个道貌岸然的“孔教会长”很可能借着吃瓜群众的力量,卷土重来。

  弘扬传统文化,应建立在“五四”以来我们取得的进步基础上。否则,“五四”以来中国人对个性解放和自由幸福的百年追求,有可能受到冲击。(作者是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