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宗:班农的政治哲学危险,中美都需警惕

2017-09-15 00:23:00 环球时报 张文宗 分享
参与

  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前首席战略顾问班农从白宫辞职后曝光频频,到处兜售其政治哲学。虽然日前在香港的演讲中对华示好,被认为“大反转”,但从要求中国停止所谓针对美国的贸易战来看,他的那套哲学并无根本上的改变。

  班农有着怎样一整套政治哲学

  作为特朗普的胜选功臣和曾经的得力军师,班农以不加掩饰的民粹主义主张、经济民族主义立场、特立独行的风格成为“风云人物”。他在白宫时对特朗普影响巨大,以至于被冠以“影子总统”的称号。重新执掌右翼媒体“布赖特巴特新闻网”后,班农似乎保持着和特朗普的政治盟友关系,并誓言继续为特朗普和美国打拼。

  班农当过兵,闯荡过华尔街和好莱坞,在接管“布赖特巴特新闻网”后将其打造成反建制、反全球化、反移民的舆论阵地。去年美国大选特朗普选情堪忧时,班农临危受命担任竞选顾问,提出“让特朗普做特朗普”的口号,帮助特朗普稳定和扩大了白人蓝领选民的支持,最终获胜。特朗普执政后,班农的一系列民粹主张转化为美国的政策,给美国自身和国际社会造成巨大冲击。而他本人在巨大争议中黯然辞职,多少有点悲剧色彩。

  班农有一整套政治哲学,其政治目标是以民粹立场将白人蓝领从民主党手里争取过来,为共和党未来50年的执政奠定基础;经济目标是通过改造和管束金融资本、重振美国制造业和经济实力,拯救美国的资本主义制度;社会目标是壮大以白人为核心的中产阶级,遏制少数族裔、移民和多元文化对白人盎格鲁——撒克逊新教文化的冲击。

  在外交上,班农虽然极为敌视伊斯兰极端主义,但反对美国过度卷入中东和阿富汗空耗资源,因此反对军事打击叙利亚政府及增兵阿富汗。对于俄罗斯,班农似乎情有独钟,认为与这个核大国对抗不符合美国的利益。

  在美国有一定市场但用力过猛

  班农的这套政治哲学在美国有一定市场,但他过于极端、操之过急、用力过猛,在帮助特朗普“抽干华盛顿沼泽”的过程中撼动了美国既得利益集团、颠覆了社会共识,因此必然而且已经为此付出代价。

  班农在经济上与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科恩、白宫顾问库什纳等“全球主义者”频生龃龉,在外交安全上与防长马蒂斯、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意见相左,在管理上与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发生冲突,在社会领域则彻底激怒了自由派媒体和少数族裔,被贴上了“种族主义者”标签。特朗普总统虽与班农惺惺相惜,但他与班农的最大不同是需要治国理政,因此需要政治妥协和凝聚人心,需要主动收敛或被制度约束,需要充分展示自己从经商中获得的务实做派。

  班农是对华鹰派,不同于美国传统的右翼鹰派,班农在现阶段并不急于炒作中国的军事威胁和主张对中国进行战略遏制,而是把着力点放在打击中国经济上。他固执地认为中国“吃了美国的蛋糕”,中国的经济崛起是以美国中产阶级和美国经济利益为代价的。他甚至批评美国前几届政府内的“一帮蠢货”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幻想中国会融入美国主导的自由民主秩序。

  基于这一认识,班农建议美国要趁着手里还有牌“疯狂地同中国打贸易战”,否则数年后美国将永远无法翻身,中国终将成为世界霸主。特朗普政府对华贸易保护政策的背后,都有班农的影子。班农是典型的右翼民粹主义者,他有意忽视技术进步对劳动力市场的负面影响、忽视美国社会劫贫济富的财税政策和根深蒂固的种族矛盾,很轻易地把美国在全球化影响下复杂的经济和社会转型挑战怪罪到中国身上,把中国当做“美国病”的替罪羊。

  美若继续班农哲学将害人害己

  如果特朗普继续按照班农的意识形态和战略推进政策,美国、中国和世界将不可避免地陷入危险境地。班农对美国国内自由主义共识的解构,将使美国的两党继续极化和碎片化,将使美国的劳资矛盾加剧、白人群体和少数族群的斗争升级,这一切都将增加美国对外树敌和转嫁危机的动力。若对中国开打贸易战一定会招致中国报复,不仅会让美国失去中国这个增长最快的市场,增加美国经济和中产阶级复兴的难度,还会打击华尔街和跨国公司,从而重创中美关系的经济基础。班农建议依靠“禁穆令”和更严厉的入境审查确保国土安全,但如果美国缩小在海外的打恐规模或干脆不负责任地撂挑子,恐怖主义的复燃不会让美国成为安全的孤岛。可以说,班农的主张若得以推进,美国和世界将进入一片危险水域。

  作为美国右翼民粹运动的旗手,班农不愿沉寂下去。他发誓要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清君侧”,帮助特朗普完成既定议程。班农代表了一股政治势力,不仅要让民粹之风在美国和西方越刮越烈,还要把这股风刮到一些发展中国家。班农能否实现自己的抱负我们不得而知,但离开白宫后的班农对特朗普政府的影响力在下降,美国政府和社会没几个人愿意他“满血复活”。

  决定班农政治命运的,可能是美国经济和社会的新趋势及中国的态度。当前,美国社会出现了更多抵御民粹主义蛊惑的趋势:美国的中产阶级开始重新膨胀、家庭收入中位数已恢复到金融危机前的水平、就业情况也是17年来最好。只要美国经济和社会往上走,班农的民粹主义吸引力就会下降。对中国来说,我们可以通过自身努力,以底线思维和循循善诱相结合,帮助和塑造美国政府实施更理性务实的对华政策,帮助特朗普摆脱“班农的诱惑”,回到互利共赢、健康发展的中美关系主旋律上来,以负责任的、中道正派的方式造福两国人民。(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政治研究室主任)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