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世健:退出伊核协议是特朗普得不偿失的闹剧

2017-10-07 21:01:00 环球时报 莫世健 分享
参与

  上月下旬媒体就报道过特朗普要退出伊核协议。特朗普最近又以“风暴前的宁静”,勾起了美国媒体对于美国政府对伊朗或者朝鲜有大举措的猜测。当然鸡血新闻是媒体最爱之一,没有大事也能造出大事。因为美国每九十天需要确定伊朗执行协议的状况,即使在10月15日,美国宣布伊朗没有履行伊核协议而恢复对伊朗制裁的话也不是什么大事,不值得大惊小怪。

  所谓的伊核协议不是“协议”。其全称是:综合合作行动计划(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 JCPOA)。由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加上德国,欧盟和伊朗于2015年7月签署。该协议最重要的内容是通过过渡期限制伊朗生产浓缩铀的能力,最终保持在原能力百分之三左右,仅能满足其国内民用设施需求。该文件实质是协议,但名称是行动计划。这大概与美国的法律体制需求相关。尽管该行动计划已经获得联合国安理会批准,以安理会决议方式获得国际法地位,美国人仍然认为该行动计划不是美国法所认可的条约或者行政协议,而是美国法意义下的政治承诺。条约和协议需要美国参议院三分之二批准方能生效。而政治承诺则不需要议会批准。但政治承诺对美国政府没有法律约束力。这样做的原因是共和党反对奥巴马伊朗政策,而奥巴马得不到参议院三分之二的票数。反之,奥巴马威胁说如果众议院投票反对这个计划的话,他一定行使否决权。而共和党则需要两院三分之二的票数才能击败总统的否决权。共和党也没有这个能力。因此,奥巴马时代美国能够以政治承诺方式执行所谓的伊核协议。

  根据以上背景看,代表共和党的特朗普反对伊核协议是预料之中,是自奥巴马时代共和党所持反对立场的延续。尽管其他协议成员都认为这个协议有利于国际共同利益,且伊朗没有什么违背协议的行为,特朗普也一定会找到伊朗所谓没有履行的“理由”。玩政治就是这样。

  特朗普反对协议或者重新制裁伊朗无非就是从生意人角度看,希望能够换回更大优惠。但美国的单方制裁恐怕不能帮助美国获得什么优势。伊核协议已经成为国际法。不论美国是否承认,其他国家都会视其为有效国际法。如果伊朗没有违反协议的话,其他国家不能、也不会违反协议,参与美国的制裁。美国面临同样尴尬。当美国可以据其国内法宣布不受协议约束的同时,其他国家也可以根据国际法宣布它们受协议约束。这样美国盟友不参与制裁理所当然。从国际利益博弈现实考虑,其他国家并未对伊朗履约行为表示不满,当然也不会为了美国的个体利益牺牲自己的利益了。因此,如果美国真的要再次制裁伊朗的话,就是在演一场不得人心的独角戏。这种单边主义做法对美国是弊大于利。伊朗对以前的国际联合制裁做出妥协的结果已经载入了伊核协议。伊朗怎能向美国的单边制裁低头呢?美国单边制裁收效甚微时,一定会对其盟友和其他协议方施压,而这样会受到美国盟友和其他协议方联合抵制。这种博弈的结果不仅抵消美国对伊朗单边制裁效果,且造成美国其他国际利益的损失。如果特朗普真的拒绝承认协议,对伊朗单边采取制裁的话,在风暴中受损的就不仅是伊朗了。(作者是澳门大学研究生院院长莫世健)

责编:杨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