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纯:欧盟不能让独立公投的首张“骨牌”倒下

2017-10-10 02:02:00 环球时报 丁纯 分享
参与

  有关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一事,近期在欧洲闹得沸沸扬扬。不过从事件的性质来看,是加泰罗尼亚地区地方当局不顾违宪、强行举行独立公投,遭到西班牙中央政府出动军警制止,导致发生流血冲突。相关国家和欧盟对此事件亮出各自的态度,事件将如何收场,令人瞩目。

  笔者认为,更重要的是从这次事件的发展,我们可以观察到一些问题的实质。

  其一,加泰罗尼亚地方政府中的独立派不顾违宪和中央政府的阻止,强行推动独立公投,意欲独立,有着深远历史和错综的现实的原因。笔者认为:悠久的分离主义倾向传统、文化上的异质性、西班牙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1978年宪法赋予其更多的自治权利、苏格兰等独立公投的示范效应以及主张独立的政党在地方政府中分量的加重等促成了这次标志性公投事件的爆发。

  其二,由于历史渊源、文化背景、经济社会状况、国际局势背景等原因,一些地区要求从民族国家中独立出去,或者一些国家要求从区域组织中脱离,它们采用了“全民公投”这种一度被西方热捧的“民主形式”搞独立,这在欧洲表现得尤为突出。前者如要求从英国独立的苏格兰地区,从前南独立出去的科索沃,以及这次试图强行借此从西班牙分离出去的加泰罗尼亚地区等。后者有通过脱欧公投从欧盟离开的英国。

  显然,“独立公投”也常常让一贯将西式民主、自由奉为圭臬,视公投为最高和直接民主手段的西方、尤其是欧洲主流社会陷入进退维谷的制度困境。欧盟担忧,一旦加泰罗尼亚“公投争执”闹大,损害的不仅是西班牙,整个欧元区也跟着受伤,而且其他国家的分离势力也可能受到鼓舞。因此,欧盟官员不惜顶着“双重标准”的质疑,向加泰罗尼亚独立说“不”。正如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所质疑:为什么加泰罗尼亚公投独立就是不合法的,但科索沃独立连公投都没有就被你们支持?

  在此之前,英国脱欧公投其实已经暴露出,民意和民粹汹涌冲击下,欧洲制度设计的软肋。

  其三,从不愿吸纳更多福利移民、少缴欧盟共同预算资金而举行脱欧公投的英国,到这次强行推进地方独立公投的加泰罗尼亚自治区政府,再到近期要求脱离欧盟、退出欧元区的如德国另类选择党、荷兰自由党等诸多民粹政党,尽管要求独立或离去的原因复杂各异,但一个颇为相似的共同点是:一些相对富裕的地区和国家希望撇下相对贫困的地区和国家,不愿意“背包袱”,以遂“各人自扫门前雪”之愿。在该例中,加泰罗尼亚地区人口仅占全国16%,GDP却高达1/5,属于沿海富裕地区,这是此次“独立公投”的一个重要诱因。

  其四,主权国家一般对此类独立公投等均严厉阻止。对国家内部地区寻求独立的要求,世界上几乎所有的主权国家的中央政府均予以强烈拒止,欧洲也概莫能外。在英国,即使苏格兰地方当局合法享有就此公投的相关权利,特雷莎·梅领导下的中央政府也阻止了其二次公投的要求。此次,面对加泰罗尼亚地方政府不听劝阻,违宪强行推进独立公投,西班牙中央政府也依据宪法针锋相对,出动警察,使用了棍棒和橡皮子弹。

  而西班牙民众大多也反对加泰罗尼亚独立,呼吁团结统一。即使在加泰罗尼亚,公投仅有42%的投票率恰恰也反映出该地区相当民众反对独立、拒绝投票的事实,其首府巴塞罗那昨日数十万民众走上街头,支持统一。

  从更大范围看,这种独立公投会形成示范效应。在欧洲有不少类似的情况,如法国的科西嘉、布列塔尼,英国的苏格兰、北爱尔兰,西班牙的巴斯克等等,所以欧盟不会允许这首张“多米诺骨牌”倒下。此风一开,将狼烟四起,同时欧盟也会被卷入“独立的加泰地区是否还属欧盟”等的类似纷争中,会令一心想重振队伍、推动一体化的心思被分散。这也就能理解,为何面对加泰罗尼亚当局要求欧盟介入调查公投和流血事件的请求,欧委会主席容克断然拒绝。(作者是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欧盟让-莫内讲席教授)

责编:杨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