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恪勤:《巴黎声明》,一份刺耳的宣言

2017-10-19 01:39:00 环球时报 孙恪勤 分享
参与

  近日,一份名为《一个我们能够信靠的欧洲》的《巴黎声明》引起欧洲内外关注。这份由欧洲十位保守主义倾向的学者撰写的声明表明:欧洲精英中的部分保守势力、“疑欧”派与民粹主义上下呼应。被多重危机困扰的欧洲将直面信念和理论领域更多挑战,对欧洲一体化前景的争论进入深水区。

  《巴黎声明》的观点有矛盾之处,但基本立场是清晰的。首先,他们做出两个否定:否定欧洲一体化成果,认为这个“虚假的欧洲正在威胁着我们,将毁掉我们的家园。它既谈不上普世,更称不上是一个共同体”;否定多元文化主义,认为“多元文化主义不靠谱。它无视甚至攻击欧洲的基督教根基,妄想穆斯林将会愉快地采纳他们的世俗主义与文化多元图景”。其次,他们提出自己的欧洲建设主张:希望回归民族国家、强调基督教精神、反对穆斯林移民、同情民粹主义。

  《巴黎声明》揭示的欧洲困境并非没有根基,全球化、欧盟不断扩大,多元文化政策、新自由主义治理模式的确带给欧洲许多挑战,西方错误的外交战略又加重了这些挑战。自2009年欧债危机以来,乌克兰危机、难民危机、恐怖主义、社会分裂、英国脱欧、欧盟内部东西南北矛盾等相互震荡,引发民粹主义高涨,欧洲怀疑论上升。在此背景下,欧洲精英们在理念上的分裂和较量势必凸显,十位保守主义学者的声明也就不奇怪了。

  发个牢骚,揭揭短很容易,如何走出困境,揭示前进道路就需要勇气、智慧、包容和气魄了。《巴黎声明》的作者们希冀从民族国家、基督教秩序等旧世界中寻找答案,这是他们最致命的缺陷。

  欧洲已经回不到过去了,也没有必要回到过去。首先,欧洲的过去并不都像这些学者描绘得那样鲜亮、美好。民族国家从欧洲产生,但狭小的国家空间和巨大的资本主义生产力之间的矛盾引发各国间一次又一次争夺和战争,两次世界大战几乎毁灭了骄傲的欧洲,一些欧洲历史书甚至将20世纪前期的欧洲史称为“危机和悲惨的年代”。惨痛的历史教训说明,欧洲不能回到过去。为了寻求和平,为了欧洲未来,在莫内、舒曼、阿登纳、戴高乐等人努力下,欧洲一体化应运而生。60多年的历程表明,欧洲一体化事业的确带给欧洲和平与繁荣,带给世界一种新的区域治理方式。

  其次,欧洲一体化从制度、法律、经济、文化、安全各层面将欧洲民众的利益捆绑在一起。在全球化的今天,欧盟国家和世界其他国家在各方面的交流已然密不可分,文化与文明交融十分密切。正因如此,欧盟主流思想家和多数民众都肯定欧盟的存在。

  回到过去无解,现状又困难重重,欧洲人只能向前看,重新寻找前行之路。无论是“挺欧”派、中立派还是“疑欧”派都对此负有责任。当前欧洲各国都在就欧盟危机治理和前景进行辩论,尽管各流派多有分歧,民粹主义干扰严重,但主流思潮是“挺欧”的,“多速欧洲”“水晶球欧洲”等建设性方案不断提出,盛产思想的欧洲应该能找到合适方案。(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

责编:杨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