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一凡:民粹主义会毁了欧洲一体化进程

2017-10-24 00:34:00 环球时报 丁一凡 分享
参与

  欧洲当下弥漫着民粹主义思潮。前两天,捷克的议会选举结束。被人称为“捷克特朗普”的亿万富豪、右翼政党“不满公民行动”的领导人安德烈·巴比什在议会选举中获胜。虽然他获得的票数不足以单独组阁执政,还需要与其他政党讨价还价,组成联合政府,但因巴比什公开的民粹主义立场,人们还是担心他的当选会在欧洲、特别是中东欧产生连带反应。

  再联想到,民粹主义是倾向于小利益圈认同的,这显然助长了加泰罗尼亚等地区的分离主义倾向。紧随加泰罗尼亚,意大利北部的伦巴第和威尼托两个大区也举行公投,希望谋求更多的自治权。这不禁让人怀疑欧洲是否进入了新一轮民粹主义崛起的高潮。

  继英国公投脱欧后,人们曾一度担心民粹主义会席卷整个欧洲。虽然法国、德国大选没有继续出现黑天鹅现象,但代表民粹主义势力的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和选择党在法德有大幅上升,也是不争的事实。民粹主义势力的上升会对欧洲一体化建设产生一系列负面影响。

  首先,它会影响本国政治,使原本可以推进的欧洲一体化建设被推迟。法国总统马克龙上台后,提出了一个推进欧洲一体化的十点计划:准备与德国达成更多的共识;加强欧元区的单一预算;推动税收与社保体系的趋同;普及伊拉斯谟计划,让更多的欧盟成员国的大学生到其他成员国去接受部分教育;进一步推动欧洲防务一体化;落实金融交易税;完善欧洲共同农业政策;在欧盟边境内起征共同碳排放税;对国际大型数字公司征更多的税;在欧盟内部精兵简政,减少欧委会委员,等等。

  然而,从德国大选后的形势来看,马克龙的计划很可能无法得到德国积极的响应,因为德国选择党上升势头迅猛,而默克尔总理必须考虑与其他政党的合作问题,必须考虑德国选民的心态。此外,从法国自己的政治生态来看,马克龙在国内的支持率不断下滑,也使得他的计划很难在法国内部得到足够的支持。

  其次,实际主义的措施引起了欧盟成员国之间的互相猜疑,一体化无法推进。欧元区的债务危机、英国公民投票决定脱欧,这些事件让欧盟国家领导人感到,有些欧盟成员国不符合进一步推进一体化的条件。强行推行一体化可能会适得其反,引起某些成员国的反弹。但如果欧洲一体化失去前进的动力,就可能像骑在自行车上的人要倒下去。因此,欧盟才按照实际主义的逻辑,提出了推进多速欧洲的建议,让那些可以先走一步的国家率先推进一体化。

  然而,这种建议在欧盟属于政治上不正确,会加大新入盟的东中欧国家的猜疑和反弹。本来东中欧国家加入欧盟,是想享受欧盟的诸多好处,特别是得到欧盟的发展援助基金。但是,在入盟的谈判中,东中欧国家不得不接受了一些“过渡期”的“不公正”待遇,做出了许多牺牲,却并未立即享受到入盟的好处。现在,面对多速欧洲的计划,它们更担心未来自己会成为欧洲的“二等公民”,担心多速欧洲就是使欧盟内部不同待遇制度化的计划。因此,东中欧国家强烈反对多速欧洲的计划,使得欧盟要推动下一步的一体化无法找到可用的抓手。

  最后,民粹主义会导致政治动荡,会加剧政治对立,使政府效率低下,使促进经济复苏的政策更难出台,而经济停滞才是欧洲国家社会问题频发的根源。从债务危机起,欧盟一直在经济衰退与停滞之间徘徊,刚刚有了点微弱的复苏苗头,又被各种社会抗议、恐怖袭击和政治对立所冲淡。

  其实,任何一次经济危机爆发后,要彻底走出危机,必须进行经济结构调整,找到新的经济增长动力。然而,从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欧盟一直在靠“货币放水”、财政补贴等办法“抹浆糊”,并没有进行有效的经济结构调整。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政治内斗严重,政治包袱太重,社会无法达成共识,做不到劲往一处使。随着民粹主义运动的崛起,未来欧盟各国要达成政治共识的可能性恐怕会更低,进行有效经济改革的可能性大概也无望。那么,久而久之,欧洲一体化的前景就堪忧了。

  欧洲一体化是在战后欧洲经济大发展时期推出来的计划,而无论是统一关税、共同农业政策还是统一货币及市场,欧洲一体化措施过去也的确让参与的国家收获了不少好处。但当经济发展遇到困难时,有关一体化的规定(比如紧缩财政)却让许多欧洲人感到像是穿上了紧身衣,让它们无法施展拳脚。如果缓慢的经济发展成为常态,削减社会福利成为常态,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民粹主义政治家的上台,人们会越来越怀疑一体化的方向,拆散欧洲一体化藩篱的诉求会越来越强。(作者是北京外国语大学亿阳讲席教授)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