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波:破除“族教一体”的迷误

2017-11-04 00:21:00 环球时报 高波 分享
参与

  历史上,我国的一些少数民族在信奉了某种宗教后,其生活习俗和文化心理也受到了影响,久而久之,在一些人那里形成“族教一体”的观念,将民族和宗教捆绑起来,认为某一民族天生就是某一宗教的信众,或是认为某一民族就必然或必须信奉某种宗教。甚至以为某一民族的历史,就是该民族较多人口目前所信奉的宗教的历史;该民族的文化,就是他们所信奉的宗教文化。

  “族教一体”不符合历史事实。我国西北地区少数民族目前大都信奉伊斯兰教,但在历史上,他们信奉过多种宗教。约千余年前产生于新疆地区的史诗《乌古斯传》有鲜明的萨满教内容;库车、吐鲁番等地的佛教洞窟遗存,可以证明1000多年前新疆地区佛教的繁盛;吐鲁番出土文书中有魏晋时期的道教符箓,表明1500多年前道教即已经传入新疆地区。许多相关的文献记载表明,西北地区的少数民族还信仰过祆教、景教、牟尼教、基督教、天主教、东正教等。某一历史阶段的宗教信仰,是某一民族精神文化的历史阶段性特征,各民族在历史进程中信奉过不同的宗教,说明某一民族并非天生就要信奉某一宗教,更没有某一宗教必然会成为某一民族永恒唯一信仰的道理。

  “族教一体”也不符合当下的现实。在我国西北地区有伊斯兰教背景的少数民族中,确有一些笃信宗教理念、践行宗教规仪的信众,但也有这样一部分民众,他们只是在生活习俗上保留了一些受宗教影响而形成的习惯和礼仪,而并非虔诚的宗教信徒,我们不能把习俗和宗教等同起来。还有一部分人信仰了其他宗教,或是无神论者。事实上,在任何一个民族中,都有信教者和不信教者。随着现代教育的普及,许多少数民族知识分子成为自觉的无神论者;许多少数民族党员干部,不仅是无神论者,更是共产主义者。

  “族教一体”这种与历史事实和当下现实均不相符的观念,在今天却还颇有市场,这就应该警惕。一些人以此干预他人,以为身为某族人,就必须信仰某种宗教;以某种宗教文化排斥贬低其他文化。“族教一体”将一个民族较多人口当前所信奉的宗教的历史,当作该民族的历史,将该民族文化构成中的某一宗教因素,当作该民族文化的全部,简单化、狭隘化了各少数民族的历史文化,遮蔽了各少数民族历史文化的久远和丰富。

  “族教一体”也妨碍了公民的信仰自由。我国宪法保障公民信仰自由,包含信教的自由和不信教的自由,信仰这一宗教或那一宗教的自由,也包含信教者改信其他宗教或改而不再信教的自由。“族教一体”以为某一民族就必须信仰某一宗教,限制了公民的信仰选择,是违宪违法的。破除“族教一体”的迷误,就是要让各族人民真切明了自身所拥有的信仰自由权利,抵制各种侵害公民权益的行为。同时,在司法行政和政策措施上,更要注意防止“族教一体”被“三股势力”利用,以免产生更大的危害。(作者是新疆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